非法贩卖“手持身份证照”行为的刑法规制
2019/5/29 9:26:18  点击率[21]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学
    【出处】互联网法学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摘要】“手持身份证照”是公民个人信息的载体,非法贩卖“手持身份证照”的行为侵犯了网络平台的信息占有权,当符合“情节严重”的标准时,应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当非法贩卖“手持身份证照”被他人利用实施犯罪,且非法贩卖者与利用者具备实施共同法益侵害的故意,非法贩卖者应构成他人所实施犯罪的共犯;若非法贩卖者仅具备实施侵犯网络平台信息占有权的主观故意,对于他人所实施犯罪行为,仅具备其可能通过自己的贩卖行为获得帮助的模糊认知,则不构成他人所实施犯罪的共犯,仅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中文关键字】非法贩卖;“手持身份证照”;信息占有权;共犯
    【全文】

      在通过网络平台办理网店注册、求职、理财等业务时,不少人都会被要求上传手持身份证的照片证明身份。然而,很少有人关注自己的手持身份证照之后的去向。它们很多时候被成套贩卖,进入了庞大的互联网灰黑产业链,其中蕴含的个人身份信息被非法利用进行虚假认证、恶意注册,极大助长了下游犯罪,诱发了广泛的法益侵害风险。非法贩卖“手持身份证照”是公民个人身份信息进入非法市场流通的关键环节,适用刑法对其进行规制,是有效防控网络犯罪风险的重点。

      一、“手持身份证照”是公民个人信息的载体

      首先应明确“手持身份证照”作为行为对象的性质。既然被非法贩卖的对象是照片蕴含的电子化个人身份信息,“手持身份证照”可否解释为我国刑法规制的“身份证件”?恐怕不能。我国尚未实现身份证件的全面电子化,即使已完全实现,电子化的“身份证件”也应符合法定要求,当前阶段这两个条件均未得到满足。因此,不能将“身份证件”扩张解释为包括“手持身份证照”,这已超出基本的文义范畴,不能适用我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三款的伪造、变造、买卖身份证件罪规制非法贩卖“手持身份证照”的行为。但“手持身份证照”蕴含的个人身份信息完全符合我国《网络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五款关于个人信息的界定,可适用我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对此类行为进行规制。

      二、非法贩卖“手持身份证照”

      侵犯网络平台的信息占有权

      评价行为危害性的基础在于法益侵害,非法贩卖“手持身份证照”的行为侵犯的法益是什么?虽然此类行为客观上可普遍加功于下游犯罪,但鉴于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已被独立犯罪化,需在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语境下独立考察其侵犯的法益。公民个人信息,包括电子化的公民个人身份信息在内,均是关于公民个人的信息,而非属于公民个人的信息。刑法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并非保护信息本身,而是保护其关涉主体所享有的权利,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危害结果兼具个体性与公共性。鉴于公民个人信息范围广泛,关涉主体繁多,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只提供安全底线,而不介入平等主体间的利益分配,本罪保护的法益是法定主体的信息占有权。在公民个人授权的范围内,以设立防止或阻碍无权处分的安全措施为权限标识,网络平台合法占有了“手持身份证照”蕴含的公民个人身份信息,应享有对此类电子化个人身份信息的占有权,非法贩卖“手持身份证照”是对其占有权的侵犯。

      本罪法条的规定较为抽象,可借鉴成熟的立法例予以完善。修订后的德国《联邦数据保护法》(BDSG)第42条第2款规定,无权限的情形下对非大众可获取的个人数据进行处理,或通过不实陈述骗取,以获取酬金,使自己或他人获利,或伤害他人的行为,应处2年以下自由刑或罚金。本罪的构成要件行为清晰指向了本罪所保护法益——法定主体对个人信息的占有权(权限)。

      三、非法贩卖“手持身份证照”的刑事责任

      非法贩卖“手持身份证照”应当承担怎样的刑事责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是典型的情节犯,若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非法贩卖“手持身份证照”属于“情节严重”,应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但值得注意的是,《解释》第五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知道或应当知道他人利用公民个人信息实施犯罪向其出售或提供的,属于“情节严重”。依据这一规定,对于非法出售公民个人信息被他人利用实施犯罪的情形,需明确应构成本罪还是利用者所实施犯罪的共犯,二者的区别在于行为人的主观明知。

      鉴于共犯的主观明知包含其对共犯行为与正犯行为整体不法性的认识,与正犯关于共同实施法益侵害的意思联络,以及共犯行为与正犯行为整体造成法益侵害结果的追求或放任,当非法贩卖“手持身份证照”被他人利用实施犯罪,且非法贩卖者与利用者具备实施共同法益侵害的故意,非法贩卖者应构成他人所实施犯罪的共犯;若非法贩卖者仅具备实施侵犯网络平台信息占有权的主观故意,对于他人所实施犯罪行为,仅具备其可能通过自己的贩卖行为获得帮助的模糊认知,则不构成他人所实施犯罪的共犯,仅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通过明确非法贩卖者主观明知的认定标准,可以厘清“应当知道他人利用公民个人信息实施犯罪”的模糊空间,明确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处罚范围。

      随着犯罪形势的不断发展,通过一定的立法程序,将买卖身份证件的电子复制件的行为纳入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的规制范畴,将恶意注册、虚假认证行为纳入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一的规制范畴等,都是可以探讨的选项。但基于当前立法,应妥善适用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以之充分规制非法贩卖“手持身份证照”行为,保护公民的个人信息免受不法侵害。

    【作者简介】
    敬力嘉,武汉大学法学院博士后。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