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圣哲——拜读《论语》(五)
2019/9/15 14:07:15 点击率[33]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孔子;《论语》
    【全文】

      公冶长篇第五
     
      5. 1
     
      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感悟:
     
      犯罪,真的有可能不是什么可耻、可恨、可怕、可恶、可憎、可鄙的事情。因为某些所谓的犯罪完全有可能是由于刑法错了、执行刑法之人错了所致。
     
      5. 2
     
      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於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
     
      感悟:
     
      邦有道,当然可以进退自如;邦无道,难道还能够全身而退吗?
     
      如果邦无道,那么除了邦主,无一人能够幸免于难!当然,在极端情况下,邦主也会招来杀身之祸。
     
      不要误以为邦主身边的红人可以安然无恙,可千万别忘了:伴君如伴虎。
     
      无道之邦,人间地狱。
     
      5. 3
     
      子谓子贱:“君子哉若人!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
     
      感悟:
     
      这是什么糊涂逻辑!以前没有的,以后就一定不会有吗?
     
      某人是君子,该人身边之人就也会是君子吗?
     
      某人身边没有君子,该人就不会成为君子吗?
     
      从无到有(而非无中生有),那简直就是一定的、那简直就是必须的!
     
      请千万不要把教师、楷模等的作用过分高估。
     
      是自然造人,而非由人造人。
     
      5. 4
     
      子贡问曰:“赐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
     
      感悟:
     
      孔子的这番回答,真可谓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如果是子贡的话,一定会继续追问:器与非器,有何区别?此器与彼器,又有何不同?
     
      5. 5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御人以口给,屡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感悟:
     
      何谓佞?伶牙俐齿、巧舌如簧,能说会道、能言善辩。
     
      口才,当然是良才;拥有口才之人,当然是人才。
     
      如何运用口才、为何运用口才、因何运用口才、对谁运用口才,这些也许可以成为问题。但唯独——运用口才,却不是问题。
     
      5. 6
     
      子使漆雕开仕。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说。
     
      感悟:
     
      孔子居然让一个对做官没有信心的人去做官,可真是够老辣——明知故问、欲擒故纵。
     
      对做官没有信心的人坚决不去做官,可钦可敬!
     
      这一定是有信仰、有原则的人。不以升官发财为人生追求。
     
      也不知道今日中国是否还有对做官没有信心的人,是否会有对做国家主席没有信心的人。
     
      5. 7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子路闻之喜。子曰:“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
     
      感悟:
     
      如果道不行,则应逃而避之——亡命天涯。
     
      须知:逃跑,也是需要经费的。
     
      逃跑需要勇气。拜托,难道留下就不需要勇气了吗?
     
      怕只怕:尽皆无道,无处可逃。
     
      5. 8
     
      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感悟:
     
      到底何谓仁?
     
      孔子的回答明显含糊其辞、答非所问。
     
      “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与“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此二者之间到底是数量上的差别,还是质量上的差别?它们与仁到底是何关系?
     
      “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这与前两者明显不同。至少不存在数量上的差别。
     
      难道出仕做官(此三者的共同表现)与仁之间具有什么必然关系吗?
     
      5. 9
     
      子谓子贡曰:“女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
     
      感悟:
     
      孔子对弟子的问话,几乎都是明知故问、试探对方。
     
      有的人认为其中的“与”字,不是连词,而是同意的意思。哇塞!孔子该不会是闻一知百、闻一知千、闻一知万吧?
     
      5. 10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
     
      感悟:
     
      宰予,该不会是孔子的弟子吧?
     
      白天睡觉,有可能不是整宿熬夜打牌,而是通宵达旦苦读。
     
      朽木不可雕,实乃至理名言也。
     
      至于粪墙不可杇,则有可能会稍稍令人困惑:难道真的会有粪土之墙吗?也许,动物的圈舍可能会有粪土之墙吧。
     
      这两句精警之语,是告诫人们千万不要去做——无用功!
     
      对于某些人或者某些事,责备、批判等等否定性评价都是多余的,因为他们/它们根本就——不配。
     
      孔子自己与自己相比较,虽然是有所成长、有所进步,但依旧还是修炼不够、功力不到:听其言而观其行,这还远远不够!不要天真的以为只有魔术师才会“欺骗”人们的耳朵和眼睛,还有太多的无耻之徒、背信之人从古至今、每时每刻都在既欺骗人们的耳朵又欺骗人们的眼睛。
     
      轻信的责任不应该由耳朵和眼睛来承担。
     
      5. 11
     
      子曰:“吾未见刚者。”或对曰:“申枨。”子曰:“枨也欲,焉得刚?”
     
      感悟:
     
      由此衍生出了一个成语——无欲则刚。
     
      欲望与刚毅是势不两立的矛盾关系吗?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没有欲望之人吗?
     
      没有人之欲,并不意味着没有己之欲。
     
      真没有了欲望,恐怕也就没有了生命。
     
      生命,就是欲望的载体!
     
      刚毅与欲望无关,与信念相连。
     
      5. 12
     
      子贡曰:“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子曰:“赐也,非尔所及也。”
     
      感悟:
     
      毫无疑问:子贡的意境的层次极高。
     
      子贡的这句话与孔子的名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义理相通的。
     
      该不会是老师抄袭学生吧?
     
      不错,我们不仅控制不了别人,而且也不一定能够控制自己——想得到,未必能够做得到。
     
      孔子当然也不能除外、不会例外——“非尔所及也”。
     
      5. 13
     
      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
     
      感悟:
     
      一般认为,孔子并没有传世的作品——自己创作的文字产品。所谓的“夫子之文章”,不过就是加工、整理的文献罢了。
     
      如果《论语》呈现的确实是孔子的言行的话,那么孔子关于“性与天道”的论述也是可以被后世之人“得而闻也”的。
     
      述而不作,如果述的精彩、述有记录,那么就丝毫也不逊色于那些有大作问世之人。
     
      5. 14
     
      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
     
      感悟:
     
      请问:闻与行,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底应该是什么关系?
     
      是未行则恐闻吗?
     
      5. 15
     
      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
     
      感悟:
     
      我有点儿晕!
     
      如果孔文子(是指卫国的大夫孔圉)不谓之为“文”也,那么将谓之为何呢?该不会是谓之为——孔子吧?!世上该不会有两个孔子吧?
     
      难道孔子本人就不是“敏而好学,不耻下问”之人了吗?难道孔子不也应该因此而谓之为——孔文子吗?!世上该不会有两个孔文子吧?
     
      聪敏,的确是学好(不是指学习好的东西,而是指学习取得好的结果)的关键所在。
     
      在学好的面前,好学是不值一提的。如果好学不与聪敏相结合的话,那么好学就只是行为艺术。
     
      学问的来源与被请教者身份的高低无关。请重温这样的哲言:道之所存,师之所存。
     
      真心问学、问道之人,何耻之有?
     
      孔子上下尊卑的观念太牢固、太顽固了。
     
      5. 16
     
      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
     
      感悟:
     
      所谓的君子,恐怕都是入世(是指进入世俗社会,并非是指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吧?
     
      自省、自悟、自律……总而言之,全方位的自控是非常艰难的事情。
     
      不通过他人、不指向他人的实现自我或者自我实现,这绝对是人生的核心课题。
     
      所谓的“事上”、“养民”和“使民”,已经远远的超出了自我的范畴。
     
      拜托?您打理好自己了吗?
     
      5. 17
     
      子曰:“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
     
      感悟:
     
      善与人交之人,其特征不过就是——人际圆滑罢了。
     
      难道与歹人、恶人、贱人、小人,也要进行交往吗?
     
      难道也需要歹人、恶人、贱人、小人之流的敬服吗?
     
      鄙人断然不会敬佩善与人交之人,尽管其善于我交。
     
      5. 18
     
      子曰:“臧文仲居蔡,山节藻棁,何如其知也?”
     
      感悟:
     
      其中的“居蔡”二字的含义,流行版本的解释颇为蹊跷——造了一间房子给大龟住。“蔡”是乌龟的意思。“知”是智慧的意思。
     
      其玄妙的深意,实在是令在下不知所云。
     
      5. 19
     
      子张问曰:“令尹子文三仕为令尹,无喜色;三已之,无愠色。旧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崔子弑齐君,陈文子有马十乘,弃而违。至于他邦,则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之一邦,则又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感悟:
     
      三上三下、不喜不怒。这整个儿就是一个浑浑噩噩、麻木不仁之人。喜怒的原因可以有所不同,但是,不喜不怒则断然没有理由。
     
      一件不能令人喜悦和愤怒的事情,那还有什么理由去做呢?
     
      告之以政,应该不同于口传心授、倾囊相授。
     
      忠与仁,在孔子的心中,应该不同。换言之:忠并不能算是仁的表现。
     
      弑君,本无对错。明君,不该杀;昏君,则该杀。
     
      以下犯上,本无对错。明上,不该犯;昏上,则该犯。
     
      杀和犯,都是中性词,而不应该成为贬义词。
     
      清与仁,在孔子的心中,应该不同。换言之:清并不能算是仁的表现。
     
      由此观之:陈文子与孔子是一路货色,都是相当的糊涂,毫不清醒、清楚。
     
      愚忠之人失去君主,犹如丧家之犬。
     
      5. 20
     
      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子闻之,曰:“再,斯可矣。”
     
      感悟:
     
      历史无情的打了孔子的脸,经过时间检验,人们更愿意接受的恰恰是——三思而后行,而不是——“再”思而后行(即两次思考而后行)。
     
      孙子(别误会,是指孙武)有云:多算胜,少算不胜。
     
      5. 21
     
      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感悟:
     
      一般认为:其中的“知”字,是聪明的意思;而其中的“愚”字,则不是傻的意思,而是装傻的意思。
     
      为什么国家无道就应该装傻呢?这到底是什么逻辑呢?如果国家无道是一种常态的话,那么国民装傻是否也应该是常态呢?如果国民都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装傻的的话,那么国家岂不将会一直无道下去吗?
     
      国家与国民到底应该建立一种怎样的互动关系呢?
     
      愚不可及,这个词汇在通常情况下,肯定不能被认为是:装傻的水平登峰造极,而当然应该被认为是:愚蠢的程度高不可攀。
     
      5. 22
     
      子在陈,曰:“归与!归与!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感悟:
     
      这到底是要往哪里“归”呀?
     
      难道孔子也以“党”自居吗?
     
      这算不算是后生可畏呢?
     
      恰恰就是因为可畏,所以才会不知所裁。
     
      5. 23
     
      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
     
      感悟:
     
      关键的问题是:因何而“恶”?“恶”从何来?到底什么样子、什么性质的“恶”是可以不记念、应该不记念的呢?这可是大是大非的问题。
     
      5. 24
     
      子曰:“孰谓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诸其邻而与之。”
     
      感悟:
     
      不论此事到底是真是假,孔子居然会以此鸡毛蒜皮之细枝末节来“说事儿”,均显气量过小。
     
      令人汗颜!
     
      5. 25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
     
      感悟:
     
      不仅左丘明认为可耻,而且两千多年以后的左明也认为可耻!岂止可耻,简直就是卑鄙、下流!
     
      奴才嘴脸、奸佞神态,这正是对某些人——某些所谓的成功人士的真实刻画。请问:当今政界、商界和学界的显赫人士,有几人能够例外?
     
      吊诡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恰恰就是“巧言、令色、足恭”和“匿怨而友”,而根本就不是孔子对此的不耻态度。
     
      5. 26
     
      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子路曰:“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感悟:
     
      侍,这种待师之道,已经没有了,而且再也不会有了。
     
      一个人的志向,可以有很多很多。
     
      车马衣裘(有人认为“轻”字应该删去,有的版本已经删去),不过就是物质财富罢了。
     
      难道这就是“共产”的思想吗?
     
      无产者意欲与他人共产,这就是想占便宜;有产者意欲与他人共产,这是不惜吃亏。
     
      令人生疑:颜渊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不是正在“伐善”、“施劳”呢?
     
      孔子的志向就是与他人融洽相处。
     
      上述三人如此突兀的表达,到底是几个意思呀?
     
      5. 27
     
      子曰:“已矣乎!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
     
      感悟:
     
      公开的自我批评、自我责备(否则别人不可能看见),确实比较罕见。这是只有思想境界相当高上的人士才能做到的事情。
     
      孔子这也可以算是视野狭隘、孤陋寡闻了。当然,也极有可能是心口不一、视而不见。
     
      5. 28
     
      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
     
      感悟:
     
      孔子自认为:自己“忠信”的程度,不过十里挑一;而“好学”的程度,恐怕最多也不过就是百里挑一吧?
     
      由此可见:“忠信”易作,而“好学”难为。
     
      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不应该算是圣人呀!
     
      您过谦了!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