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圣哲——拜读《论语》(六)
2019/9/22 15:28:33 点击率[2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孔子;《论语》
    【全文】

      雍也篇第六
     
      6. 1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
     
      感悟:
     
      相当遗憾:孔子并非吏部尚书或者“中组部”首长。
     
      倒要请教:“南面”为官的条件到底是什么呀?
     
      6. 2
     
      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
     
      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
     
      感悟:
     
      请问:何“简”之有?“简”在何处?
     
      心“简”与行“简”,大不相同。心“简”,未必也行“简”;行“简”,也未必心“简”。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简”与“大简”(即太简),而在于因何而简。
     
      孔子这明显是敷衍塞责、所答非问。
     
      鄙人的人生追求和目标是:生活简单,思想丰富;物质简单,精神丰富。其中的简单,是指极端简单;其中的丰富,是指极其丰富。在这两个截然相反的向度上,行进的脚步——永无止境。
     
      6. 3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
     
      感悟:
     
      在哀公(即鲁哀公,是国王)面前,只能称“孔子”,而不能称“子”。
     
      也不知道“不迁怒”和“不贰过”与好学到底是什么关系?
     
      在孔子的三千弟子中,有“七十二贤人”之说。难道其中的好学者只有区区一人吗?
     
      看来,所谓的“贤人”,也不过就是如此而已。
     
      这不是孔子的悲哀,而是民族的不幸。
     
      6. 4
     
      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
     
      请益。曰:“与之庾。”
     
      冉子与之粟五秉。
     
      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
     
      感悟:
     
      出使他国,这毫无疑问是公务活动,自然应该国库开支、公款报销。“乘肥马,衣轻裘”,这很可能是为了维护国家形象、彰显国家实力,而与出使者的个人财产多寡无关。
     
      孔子居然能够将公款开支的豪放与个人资产的充盈此二者生硬、机械的扯上关系,也真是够有才的了。
     
      “周急不继富”,这一观念本身应该没有问题。孔子不适当的引用这一观念,可就大有问题了。
     
      6. 5
     
      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乡党乎!”
     
      感悟:
     
      孔子,那可是相当豪爽、豪放。足见其家底殷实、家境富裕。雇请总管(即“宰”),家仆的数量也就可想而知了,这应该算是大户人家了。
     
      财大者,气粗。
     
      试问今日之国人:有几家雇有总管呢?由此观之:国人的贫富差距、身份差异已经大幅度缩小了。
     
      6. 6
     
      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
     
      感悟:
     
      自然之子,必有天才!
     
      天生之才,天必取之!
     
      一切皆为天意!
     
      6. 7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
     
      感悟:
     
      颜回,真奇才也!在孔子的弟子里,不仅是唯一的好学者,而且也是唯一的仁德者。
     
      可惜、可叹的是:颜回“不幸短命死矣”。
     
      试问:能够好学而仁德者,今有几人?
     
      6. 8
     
      季康子问:“仲由可使从政也与?”子曰:“由也果,于从政乎何有?”
     
      曰:“赐也可使从政也与?”曰:“赐也达,于从政乎何有?”
     
      曰:“求也可使从政也与?”曰:“求也艺,于从政乎何有?”
     
      感悟:
     
      什么样的人可以从政?这也许根本就是一个无法准确回答的问题。现实的答案:什么样的人都可以从政。
     
      至于“果”、“达”和“艺”,分别具备这三个特征的人当然可以从政。
     
      但是,孔子的回答不仅片面孤立、而且缺乏联系,实在是没头没脑、不得要领呀!
     
      6. 9
     
      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上矣。”
     
      感悟:
     
      这明显是一种语义含混的表态。
     
      坚辞不受,所为何来?到底是不愿意做官呢?还是不愿意为某人做官呢?此二者可是差别甚大呀!
     
      6. 10
     
      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感悟:
     
      一个人的生死存亡、成败兴衰,的的确确是在极大程度上受着客观环境的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制约、决定的。
     
      客观环境、客观条件、客观规律等等不由个人意志控制、支配的因素,就可以被称为——“命”。
     
      斯人有斯疾,这又算得了什么呢。任何人出现任何状况,都是可能的,也都是自有道理的。
     
      6. 11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感悟:
     
      这怎么能够说是“贤”呢?
     
      简单饮食、粗陋居所,却能够长此以往而堪其忧、执其乐,此乃精神高尚、思想充实之人也。
     
      颜回,真奇人也!!!在某些方面,已经远远超越了孔子。
     
      6. 12
     
      冉求曰:“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
     
      感悟:
     
      不论是否“说子之道”,能够说出“力不足也”的人,一定是悟子之道之人。
     
      悟道,要远胜于行道。这是两件可以截然分开的事情。
     
      尚未开步比“中道而废”,可能更为明智——更有自知之明。
     
      孔子本人说到的,也未必自己就做到了。
     
      6. 13
     
      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
     
      感悟:
     
      何谓“儒”?
     
      难道小人也可称“儒”、成“儒”吗?
     
      6. 14
     
      子游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耳乎?”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于偃之室也。”
     
      感悟:
     
      公理兼常识:两点之间,直线最短。所谓“径”,就是连接两点的直线。
     
      “行不由径”,还不如表达为——行不脱轨、行不越轨、行不出轨。
     
      在工作时间内,当然应该非公勿访。但是,在工作时间外,则不宜提倡非公勿访。
     
      更加合理的表达:以私废公、因私废公。
     
      6. 15
     
      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
     
      感悟:
     
      何谓“伐”?是自夸的意思吗?
     
      其中的“殿”与“后”,是同义吗?
     
      “不是国军很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不是我想犯错误,而是她太诱惑了”,这样的狡辩与上述的自谦,实在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呀。
     
      面对如此这般机械呆板之因、生硬做作之语,到底是该高看呢,还是该鄙视呢?
     
      6. 16
     
      子曰:“不有祝鲩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
     
      感悟:
     
      佞与美,皆稀世珍品(不是物品,而是人的品性)也。此二者并无高低上下之别。
     
      古训: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风无意,而人有过。嫉妒,是低下人士的普遍心理。
     
      有些人是——就看不得别人好,而我则是——就看不得别人不好。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够好起来。这可能就是真正的君子之风吧。
     
      大度,是因为有大量。其他人就是再好,可能也很难好过我。只不过就是缩小与我的差距,进而可以更好的领悟我的意境。
     
      我的格局,根本就不是以利益来丈量的。因此,我当然不会去嫉妒那些与我没有利害关系的精神贵族,也包括那些思想水平在我之上的人。面对此类人群,我唯有敬服!高、高、高,实在高!
     
      6. 17
     
      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
     
      感悟:
     
      开个玩笑:很多人都能够“出不由户”。
     
      俗语:没门儿,那就跳窗户。
     
      中国谚语:天无绝人之路。
     
      西方谚语:上帝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也必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孔子的自我感觉真是太过良好了:已经把自己的道路视为他人的必由之路了。
     
      愚以为:因为人各有志,因此人各有路。
     
      6. 18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感悟:
     
      质与文,各有所长、各有千秋。
     
      “野”与“史”,则皆不入流。
     
      文质兼备,倒不一定是君子,而一定是高人。
     
      德才兼备,那才是君子。
     
      6. 19
     
      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
     
      感悟:
     
      在现实生活中,又有谁能说清楚到底是“直之生”、还是“罔之生”会幸免于难呢?
     
      比较中肯的答案应该是:那要看何者是主导、是主流了。
     
      孔子的观点似乎不是针对现实社会,而是针对理想社会。
     
      6. 20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感悟:
     
      知者、好者和乐者,可谓三重境界也。
     
      其实,好者与乐者,区别并不很明显。
     
      愚以为:热爱(应该就包括好者和乐者),高于一切!
     
      有了发自内心的不由自主的热爱,可能就有了一切!
     
      热爱,是创造一切人间奇迹的终极的不竭的总源泉!
     
      6. 21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
     
      感悟:
     
      其实,是否“语”,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是否解(不是解放,而是理解)。
     
      对“中人以下”者“语上”,应该不会产生因不能理解而出现的恶果。
     
      真实的历史则是:强权者几乎必定会以高深莫测的玄妙理论去欺骗、蒙蔽“中人以下”者。
     
      最佳例证:该书——《论语》,根本就没有必要对“中人以下”者“语”,而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却总是将其对“中人以下”者“语”。其恶果不仅仅是源自于不能理解,而主要是来自于被迫接受。
     
      在信息开放而非垄断的时代,是否“语”、“语”什么,都已经不能达到行为者所预期的目的了,强权者除外。在强权者的面前,是否能够理解强权者的话语,毫无意义。公众(不论是“中人以上”者,还是“中人以下”者)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绝对服从。
     
      6. 22
     
      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
     
      感悟:
     
      在那样的历史时空条件下,鬼神在人间还是占有相当显赫的特殊地位的。
     
      敬而远之,这得是多么难缠、纠结的复杂心态呀。这基本上就可以算是拐弯抹角的否定评价。
     
      先难后获,恐怕更加合理也更加精确的表达应该是——无难无获吧?
     
      6. 23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感悟:
     
      所谓的智者与仁者,其实很难精确确定,也很难截然区分。
     
      至于他们的性情和爱好、禀赋和特质,就更是难以捉摸了。
     
      基本原则:任何形态的君子,都应该和而不同。
     
      6. 24
     
      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
     
      感悟:
     
      这明显是在褒鲁贬齐。
     
      可问题是:道的标准,又是什么呢?怎样的改变才能够使鲁至于道呢?
     
      6. 25
     
      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
     
      感悟:
     
      此处的“觚不觚”,似应改为:觚而不觚,或者更为直接的改为:觚却不觚。
     
      对于我而言则是:孤而不孤。孤哉?亦孤哉、亦不孤哉!
     
      翻译如下:左明貌似孤独,实则不孤独。真的孤独吗?既孤独,又不孤独!
     
      解释一下:所谓孤独,是指远离尘世、个人独处;所谓不孤独,是指与这个世界的精神和精神产品密切联系。
     
      6. 26
     
      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感悟:
     
      难道所谓的仁者就应该以跳井自杀或者自残的方式或者以弃明投暗、取曲舍直的方式去救人或者就仁(即接近、求取仁德)吗?这得是多么荒诞的想法和多么昏聩的行动呀!当然,这肯定只是试探式的设问。
     
      对君子而言,被摧折和被欺骗,是可以忍受的;而被陷害和被愚弄,则是不可以忍受的。
     
      也许,什么都是可以忍受的,或者,什么都是不可以忍受的。能否忍受被伤害,是一个非常主观和个人的问题(当然也会依赖于、受制于客观条件),与是否君子和伤害大小,没有必然关系。
     
      我非常欣赏这样一句话:能够宽容、忍让因他人的过错而导致的轻微伤害,是一种美德。
     
      而如果是面对因他人的过错而导致的严重伤害也能够保持克制的话,那么就说不清、道不明这到底是宽容、忍让,还是忍受、忍耐了。
     
      6. 27
     
      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
     
      感悟:
     
      在此处,我与孔子产生了根本分歧:一方面,当然应该“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但是,另一方面,却不是不可以离经叛道,而是必须要离经叛道。
     
      离经叛道,才是唯一正道!
     
      人间正道,不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沧桑,而是叛逆!
     
      人类的所有进步,均来自于离经叛道的叛逆!
     
      唯有叛逆,才能发展和进步!
     
      6. 28
     
      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感悟:
     
      试问:天厌者,为何?
     
      难道是男女(南子为卫灵公夫人)相会吗?
     
      还是不限于男女之间的不恰当、不适当的人际交往?
     
      6. 29
     
      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
     
      感悟:
     
      如果把“中庸”理解为是不多不少、恰到好处而不是不左不右、不偏不倚的话,那么确实是一种难以企及的至高境界。
     
      但是,这种为人处事之道与“德”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德”吗?那么,“德”,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也许,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
     
      6. 30
     
      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感悟:
     
      请看:博施而济众,就已经被孔子认为是圣贤了。
     
      所谓的施与济,不过就是赠与给的意思罢了。那么到底施的是什么、济的又是什么?这里没有交代清楚,也许就是宽泛的——好处或者恩惠。至少施粥或者给钱,就应该包括其中。
     
      但是,施粥者或者给钱者,能够被认为是圣贤吗?恐怕只有那些能够普度众生——给大多数人普遍、持续甚至长久送去最本质、最珍贵的福利之人,才有资格被认为是圣贤吧?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已经远远不是推己及人了(设身处地、换位思考),而已经是视人如己、人己不分了(似乎应该仅限于好的方面,而不包括坏的方面)。凡是有好事儿,都想着别人、都分给别人,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仁者”吗?这恐怕比对圣贤的要求还要高吧?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