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五
2019/9/28 12:58:52 点击率[1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
    【全文】

      《在国会大厦对柏林大学学生的讲话》
     
      (1918年12月)
     
      “我们的共同目的是民主,是人民的统治。”
     
      民主,这似乎是一个好词——已经升格为褒义词,而不再是中性词了。而与之相对应的独裁,则似乎是一个坏词——已经降格为贬义词,而不再是中性词了。果真如此吗?非也!民主也好、独裁也罢,都只是一种客观存在的治理模式,都只是价值无涉的中性词。它们的表面区别是运作机理不同,而它们的本质差异则是适用条件迥异。抛开适用条件的制约作用,去空谈运作机理的好坏优劣,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尿炕,应该如何评价?肯定需要具体分析,而当然不可以一概而论。在婴幼儿时期,人的生理机能尚未发育健全,不能自主控制排便活动,因此,尿炕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但是,在经过了一定时期的生长发育之后,正常的人就具有了自主控制排便的能力。如果还总是尿炕的话,那么就很可能是不正常的现象了。
     
      民主或者独裁,也当然需要适用条件的支持、支撑,而绝对不是任意选择的结果。民主的实质条件就是:社会成员相互之间差异不大。而独裁的现实基础就是:社会成员相互之间差异过大。
     
      人类社会的发展趋势是:人与人之间的外在差异逐渐缩小。因此,也确实可以合理的认为:人类社会治理模式的发展趋势就是从独裁逐渐、缓慢走向民主。
     
      尽管如此,真正的民主而不是标榜的民主,仍然是相当遥远的目的。请千万不要误会:民主或者独裁,绝对不是统治者或者领导人个人意志决定的结果。如果没有其他的大量的社会成员的主动配合或者被动接受,任何一种治理模式都是万万行不通的。
     
      公元1912年,身为中华民国总统的袁世凯,非常想作皇帝。如果没有那么多抬轿子的人的积极响应,恐怕他也无法黄袍加身。在此一百年之后,公元2012年,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人,恐怕就不会再想作皇帝了吧?即使是还想作皇帝的话,恐怕国情民意也不会支撑配合了吧?
     
      “应当甘心情愿地服从人民的意志,象在选举中所表现的那样,即使在多数人同自己个人的愿望和判断相抵触时,也应当如此。”
     
      此处的情形,是指世俗的关于利益的安排,而不是指超俗的关于真理的追求。
     
      到底什么是“人民的意志”?如何形成、体现“人民的意志”?那些自我标榜为“人民的意志”的意志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人民的意志”?在现实中的选举,更像是在作秀。在圈定的范围内进行选择,更像是在选择如何被凌辱、如何被处死。如果能够死的更痛快一些,也确实是一种实际的利益。为此而作出的选择,也确实可以说是——“甘心情愿”。
     
      我讲理,而不重利。凡事,我都爱讲理。即使是无法回避的有关利益的问题,我依然要讲理。因为我的人生信条是:理在利先、利在理后。
     
      “阶级统治的旧社会已被推翻。”
     
      面对人文和社会科学领域里的问题,爱因斯坦的认识和理解还是显得过于肤浅、稚嫩了。他应该不知道这样一句名言:国家是阶级压迫的工具,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阶级统治的社会,虽然已经经历了相当漫长的发展时期,但是,还远远没有达到“旧”的程度。这样性质的社会可以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依然还会以新的面貌长久存在下去。
     
      “那是由于它自身的罪恶,并且通过士兵的解放行动而土崩瓦解的。”
     
      须知:消灭罪恶的,未必就一定是正义,而很有可能只是另一个罪恶。
     
      须知:所有血腥的、暴力的活动,都必定不可能产生社会进步的结果。
     
      “士兵迅速选举出来的委员会,同工人委员会取得一致的行动,在目前应当公认它们是群众意志的代表机构。”
     
      拜托!士兵委员会到底是怎么产生的?也许地球人都知道:还不就是那几个当大官儿的人所组成的嘛。名为士兵委员会,实为司令联席会。同理,工人委员会,也一定是一路货色。问题是:有哪一个委员会不是这么回事呀?
     
      敢问:“它们”——那些各种各样的委员会,能够真正代表群众的意志吗?群众,不要说列席、旁听人家开会了,就是想给人家正在开的会去站岗放哨的资格都是没有的。人家开会的过程和结果,对群众可是绝对保密的。
     
      群众,不过就是人家的走卒和炮灰。
     
      “在这个紧要关头,我们要无条件地服从它们,并且应当尽我们一切力量来支持它们。”
     
      怎么样?您看,果然被我言中了吧!更为重要的是:群众是“甘心情愿”且毫无保留的把自己奉献给了“它们”。
     
      至少我已经彻底糊涂了:到底是应该服从“人民的意志”,还是应该效忠“它们”的意志?
     
      “一切真正的民主主义者都应当提防不让左翼的新的阶级暴政来代替右翼的旧的阶级暴政。不要让复仇的情绪把我们引诱到这样一种致命的观点:以为暴政必须用暴行来对付;以为要把自由的概念灌输给我们的同胞,就必须暂时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暴力只能产生痛苦、仇恨和反抗。”
     
      对于这一段话,该书(出版于四十年前的1979年)的编译者作出了如下的注释:“爱因斯坦虽然自称是社会主义者,但他对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解是不正确的,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准备在另外的场合进行分析批判。”
     
      对于这一段话,我的读后感受就是:必须为伟大的爱因斯坦先生的精辟见解、远见卓识点赞、喝彩!我并不关心他是否“自称是社会主义者”,我已经清晰的看到:绝对不是他错误的理解了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而是他的思想根本就已经远远的超越了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关于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这个问题,我已经多次在另外的场合进行过分析批判。此不赘述。
     
      一切立场、形式的阶级暴政,都天然与真正的民主和民主主义无缘。
     
      暴行,也许可以解决暴政现象,但却无法根除暴政基因。因为,暴行本身就蕴含着暴政的基因。
     
      无论是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还是暂时实行无产阶级专政,都肯定与“自由的概念”毫无关系。
     
      暴力,除了能够使受暴者“产生痛苦、仇恨和反抗”之外,还能够使施暴者获得快感、愉悦和利益。
     
      暴力的本质,是破坏,而不是建设。
     
      暴力,可以改变生产关系的类型,但却肯定不能提升生产力的水平。
     
      我相当纳闷儿:爱因斯坦前后表现判若两人,这明显是前言不搭后语的节奏。
     
      “我们必须无条件地要求现在的专政政府——它的命令我们应当自觉遵守——不考虑党派的利益,立即筹备制宪会议的选举,从而尽快地消除一切对新暴政的恐惧。”
     
      这明显是头脑混乱、语无伦次的表达。
     
      敢问:“无条件地要求”,有谁能够看懂这是什么意思?无条件地投降,这才是正常的语义表达。
     
      试问:“现在的专政”与过去的暴政,此二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后面果然又出现了“新暴政”的表达。
     
      怎么可能“不考虑党派的利益”呢?须知:党派,就是专门为了追逐利益而生的。
     
      “只有在这种制宪会议召开了并且满意地完成了它的任务以后——只有在那个时候,德国人民才能够为他们自己赢得了自由而自豪。”
     
      天真烂漫的爱因斯坦,居然还沉醉在制宪会议制定宪法的迷梦之中。试问:冠冕堂皇的《魏玛宪法》,能够阻止德意志第三帝国横空出世吗?中华民国的临时约法(就相当于是——宪法),能够阻止北洋军阀倒行逆施吗?
     
      难道世界各国人民一旦拥有了那个叫做“宪法”的玩意儿,就可以“为他们自己赢得了自由而自豪”了吗?
     
      拜托那些有这种想法的人,还是赶快醒一醒吧!
     
      “我们现在的社会民主党的领袖们应当受到我们全心全意的拥护。他们深信自己理想的力量,已经公开表示赞成召开制宪会议。这样,他们就表明他们是尊重民主的理想的。愿他们胜利地领导我们从严重的困难中摆脱出来,而这些困难都是以前的统治者的罪恶和无能所扔给我们的。”
     
      也不知道从何开始,无条件的拥护领袖,似乎已经成了群众责无旁贷、义不容辞的责任了。
     
      善男信女们一旦走进庙里,其实根本就没有搞清楚上面供奉的到底是哪位神圣,只管倒头便拜就是了。
     
      敢问:领袖们都有理想吗?都有什么样的理想呀?该不会是金山银山、美女如云吧?
     
      难道只要“公开表示赞成召开制宪会议”,“就表明他们是尊重民主的理想的”吗?君不见:袁世凯和蒋介石,都曾经“公开表示赞成召开制宪会议”,难道这就足以能够“表明他们是尊重民主的理想的”吗?
     
      谁又能够证明进而相信现在以及将来的统治者,不是“罪恶和无能”的呢?
     
      由此看来:还是有太多太多的人们没有能够看清楚所有统治者的共同本质。
     
      2019.05.31.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