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圣哲——拜读《论语》(七)
2019/10/1 16:17:37 点击率[20]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孔子;《论语》
    【全文】

      述而篇第七
     
      7. 1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
     
      感悟:
     
      述,肯定没有大的问题;而不作,则可就大有问题了。如果都是复述而没有创作的话,那么文明将原地踏步、无法进步。
     
      好古,肯定没有大的问题;而信,则可就大有问题了。如果都是相信而没有批判的话,那么文明将原地踏步、无法进步。
     
      在不知道“老彭”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什么状况的情况下,我更愿意相信这只是孔子的自谦之词。不可当真、不足为凭。
     
      7. 2
     
      子曰:“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
     
      感悟:
     
      默而识之,难道这不是必然的吗?这不是必须的吗?难道还能够会有例外吗?还能够会有别的什么样态吗?因此,这一点也就毫无奇异之处了。
     
      学而不厌,长期甚至长久的不厌,唯一正常的理由就是——热爱学习,而且一定是非凡的热爱学习。这一定是自然赋予一部分人的先天特质。
     
      诲人不倦,不倦与不厌,本质相同,就不再重复了。真正的奇异之处在于——诲人。我相当好奇:诲人是不是大多数人的普遍欲求?恐怕也只是少数人的偏好吧。
     
      天呐!在“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这两个相当稀有罕见、难能可贵的方面,我与孔子是高度的一致。
     
      7. 3
     
      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
     
      感悟:
     
      谁不修德?谁不讲学?谁闻义不徙?谁不善不改?如果连主体都没有搞清楚的话,那么又忧从何来呢?
     
      坦白而言:能够真正做到修德、讲学、闻义能徙、不善能改的人,非圣即贤。
     
      7. 4
     
      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感悟:
     
      凡是居室能够做到“申申”和“夭夭”之人,通常都应该是心里能够做到“申申”和“夭夭”之人。
     
      在这一点上,我与孔子如果不是背道而驰的话,那么也一定是相去甚远。
     
      差点儿忘了问了:在孔子家里,到底会有多少“家政服务人员”呀?
     
      7. 5
     
      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感悟:
     
      难道不能梦见圣人,就是衰老的重要表现吗?
     
      天呐!正在日益衰老的我,在衰老之前怎么从来也没有梦见过圣人呀!
     
      7. 6
     
      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感悟:
     
      孔子的追求是道、德、仁,而不是真、善、美。也许此二者之间还是有交集的。
     
      孔子对才华、智慧毫不在意,不知是何原因?
     
      7. 7
     
      子曰:“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
     
      感悟:
     
      北京人总是以这样的口吻教诲登门送礼者:来就来吧,干嘛还带东西呀!当然,东西肯定是要收下的: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束修,就是十条干肉的意思。
     
      这算不算是公开“索贿”呢?
     
      敢问:孔子的收入来源于何处?
     
      7. 8
     
      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感悟:
     
      这就是教育——教与学的奥妙、真谛所在!
     
      仅此一点,即可判断孔子不仅是真正的教师,而且是高超杰出的教师。
     
      凡是能够做到“愤”、“悱”和“反”的学生,也就不仅是真正的学生,而且是出类拔萃的学生。
     
      并不是要求学生必须去“愤”、去“悱”、去“反”,而是要大力强调:务必使学生确立学习的主动性。
     
      左氏曰:不问,不学。意思就是:如果不提问的话,那么就请不要去学习了。
     
      如果我是家庭教师或者私立学校的校长的话,我也一定会对我的学生提出这样的要求。
     
      所以,千万不能让左明去做教育部的部长,否则的话,他一定会对全国所有的学生都提出这样的要求。
     
      7. 9
     
      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
     
      感悟:
     
      可以这样做,难道不也应该这样做吗?到底是应该吃饱呀、还是不应该吃饱呀?
     
      这不是孔子的言,而是孔子的行。这是在直截了当、毫无隐晦的为孔子歌功颂德吗?
     
      7. 10
     
      子于是日哭,则不歌。
     
      感悟:
     
      如果是喜极而泣呢?
     
      这是曲折婉转的在意欲确立行为规范吗?
     
      7. 11
     
      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
     
      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
     
      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
     
      感悟:
     
      “用之则行,舍之则藏”,难道这不是基本常识和一般事实吗?难道这还能算是什么难以企及的境界吗?难道还能够反其道而行之吗?
     
      除非:将“行”理解为胜任,甚至是才能出众;将“藏”理解为隐居,甚至是远遁而居。
     
      不过,在现实中也确实存在大量反常现象:一方面,占着茅坑不拉屎——在其位,不谋其政;另一方面,为了谋求职位而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难道施展才华只能是被动的吗?只能是被动的任人取舍吗?那么自荐之毛遂,将情何以堪?
     
      “暴虎冯河,死而无悔”,实乃匹夫之勇、意气用事,确属有勇无谋之辈所为。不过,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具有特殊才能之人,还是可以合理利用的。看来,孔子并不具有丰富的人力资源管理的能力和经验,并不是一位知人善任的优秀领导。
     
      “临事而惧,好谋而成”,“惧”(并非惧怕,而是谨慎的意思)与“谋”,确实都是优秀品质。
     
      切记:态度很重要,方法是关键。
     
      7. 12
     
      子曰:“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
     
      感悟:
     
      执鞭而求富,恐怕是很多人都不愿去做的事情。道理很简单:通过这种方式获得的恐怕也仅仅就是小利,而远非富贵。
     
      难道就连执鞭这样的差事也是不可求的吗?请问:到底是不可求呀,还是不想求呀?
     
      此处的从其所好,应该不会是指另类求富吧?
     
      敢问:如果没有收入来源的话,仅仅就是喝着西北风(这也不是天天都有的),还怎么从其所好呀?
     
      孔子:您到底是想求富贵呀,还是要求生存呀?通过执鞭而求富贵,根本就不可能,只能是求生存。但是,您又可以无需去执鞭而从其所好,应该是衣食无忧。
     
      您这前言与后语的搭配,可真是新颖奇特。您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呀?
     
      7. 13
     
      子之所慎:齐、战、疾。
     
      感悟:
     
      当属词不达意。伟大的孔子,怎么可能仅仅对这三种事情怀有慎重的态度呢?
     
      这,明显不是美化,反倒是丑化。
     
      7. 14
     
      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
     
      感悟:
     
      这是一种绝妙的比喻的表达方式。
     
      也许,还有更为夸张的表达方式:三月不思性事。
     
      在这个世界上,一定还应该会有这样一些人,不仅超过三个月都没有吃过肉了,而且超过三个月都没有性生活了。但是,他们却一直都在从其所好、自得其乐。其陶醉的程度,很有可能丝毫也不逊于孔子闻《韶》。
     
      7. 15
     
      冉有曰:“夫子为卫君乎?”子贡曰:“诺。吾将问之。”
     
      入,曰:“伯夷、叔齐何人也?”曰:“古之贤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出,曰:“夫子不为也。”
     
      感悟: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求啥得啥,何怨之有?
     
      伯夷、叔齐因何而贤?答曰:求仁义而舍君位(此二人均为孤竹国的国家元首候选人,因互相推让而共同跑到国外)。
     
      再来看一看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某些国家的某些人为了能够得到国家元首的位置,真可谓是不遗余力、不择手段。更有甚者,还要通过修改《宪法》的方式,使自己能够终身任职。敢问这样的领导人:在您走后,国家还能够发展吗?国民还能够幸福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话,那您可千万不能走呀,您必须万岁、万岁、万万岁——万寿无疆!
     
      这样的人确实也可以算是能人、强人——要啥有啥、想啥来啥!可是,他们得到的到底都是一些什么狗屁东西呀!
     
      恰恰是那些可以得到但却有意放弃君位之人,永载史册、流芳千古!而又有太多的上位君王却落得一个千载骂名、遗臭万年的可耻下场。
     
      我们是炎黄子孙,我们应该承继中华文明的优秀基因。
     
      7. 16
     
      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感悟:
     
      粗茶淡饭、布衣草履、曲肱而枕、陋室而居,所有这些都不是乐在其中的恰当理由。这又有什么可自得其乐的呢!
     
      生活简单,这当然很好!但还远远不够好!必须要配之以思想丰富,才能够使人充实饱满,乐在其中、乐此不疲!
     
      “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能够说出这句话的人,一定是上帝的代言人!!!!!!!!!
     
      向伟大的孔子致敬!
     
      不无嘲讽的残酷现实却是恰恰相反:几乎所有的富贵都是或多或少的来自于——不义!!!!!!!!!
     
      求取富贵(不包括合法承继财富。身份、地位的承继,也是丑恶的),就是行为肮脏、举止龌龊的同义语。
     
      鄙人倒是很想看一看,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谁敢于公开站出来以现身说法的方式实名挑战在下的这一结论。
     
      除非,其人能够自信到不惧怕被“人肉搜索”至死的程度。
     
      那些求取富贵之人自己都干了一些什么事情,难道自己还不清楚吗?难道还敢被别人“扒光衣服”(喻指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将个人隐秘、隐私信息全部披露)、公开示众吗?
     
      7. 17
     
      子曰:“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
     
      感悟:
     
      不好意思,鄙人今年恰好年届五旬。
     
      我正在、我还在不断学习。但是,学习的目的却不是“可以无大过”,而是意欲对人类文明有所贡献。
     
      毫无疑问:孔子被《论语》所记录的言行,绝对是对人类文明所作出的杰出贡献。
     
      7. 18
     
      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
     
      感悟:
     
      其中的“雅言”,就是普通话的意思。
     
      为了文化交流,确实应该推广普通话。
     
      7. 19
     
      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感悟:
     
      学生怎么好意思去评价老师呢?
     
      如果真的需要学生对老师进行评价的话,那么也确实应该在老师不在场的情况下——“在背地里”进行评价。
     
      孔子的自我评价,可能相当中肯。
     
      我也会发愤,但却还远远没有达到忘食的程度;我也有快乐,但还远远没有达到忘忧的地步。还在不惑之年,我就已经隐隐感觉到——老之将至了。
     
      那么左明又会如何进行自我评价呢?我还真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为了省事,也为了简洁,请允许我借用我曾经在一篇拙作中表达的一句话来进行一次非正式的自我评价:左明就是一个为思想而生、因思想而在、由思想而亡的人。
     
      左明,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思想者。
     
      7. 20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感悟:
     
      敢问:除了上帝他老人家之外,还有谁敢说自己是“生而知之者”?
     
      既然是人皆如此、概莫能外的话,那么这就已经不宜再作为自谦之词了。
     
      天才,并不在于知道什么,而在于具有批判什么、否定什么、发现什么的能力。
     
      金山,真的不重要,死沉、死沉的,根本就搬不动;真正重要的是点金术,走到哪儿、点到哪儿,携带方便、轻松愉快。
     
      “好古”,那简直就是必须的!如果不学习前人的话,那又如何能够超越前人呢!
     
      所有的学习,都应该是、终极是为了超越。
     
      学习的功效,自然也是因人而异的。“敏”的程度,也是由天赋所决定的。傻学、蛮学、玩儿命学,绝对不是“敏”的表现。
     
      请再也不要糊涂、荒唐的认为:只要是勤奋刻苦,就一定可以学有所成、学业圆满。
     
      再重申一下:掌握知识,这只是学习的最低级的表现,甚至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学习。
     
      7. 21
     
      子不语怪、力、乱、神。
     
      感悟:
     
      这又是不明智的不完全列举,注定顾此失彼、挂一漏万。
     
      除了现实世界明确设置的禁区之外,每个人都会有很多不愿、不能、不想、不敢涉足的领域。
     
      7. 22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感悟:
     
      能够说出如此意境悠远话语的人,并不是高超的学生,而一定是极致的教师,是深刻领悟了教与学的人。
     
      到底应该向谁学?难道仅仅就是芸芸众生中的任意一人吗?当然应该远远不限于此,当然应该去——向一切学习!当然应该是——师从自然!
     
      自己是自己最好的老师!
     
      能够识别善恶,那可绝对是一项非凡功力。
     
      7. 23
     
      子曰:“天生德于予,恒魋其如予何?”
     
      感悟:
     
      孔子是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
     
      在这个世界上,既没有“生而知之者”,同理,也没有生而有德者。知识和德行,都是后天习得的。
     
      但是,对于知识和德行的感悟能力,则是与生俱来、自然恩赐的。
     
      7. 24
     
      子曰:“二三子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吾无行而不与二三子者,是丘也。”
     
      感悟:
     
      为人做事光明磊落,可谓人格高尚也!
     
      别笑,大人物(如:富贵之人)很难做到,而小人物反倒易于做到。
     
      隐瞒,那是因为惧怕暴露肮脏和丑恶。
     
      同为生活简单之人,我又有什么值得、可以去隐瞒呢?真正需要隐瞒的,可能也就是我的不合时宜的思想了。
     
      7. 25
     
      子以四教:文、行、忠、信。
     
      感悟:
     
      又是顾此失彼、挂一漏万。
     
      客观而言,能够同时开设四门课程的老师,的确已经相当不简单了。
     
      7. 26
     
      子曰:“圣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君子者,斯可矣。”
     
      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有恒者,斯可矣。亡而为有,虚而为盈,约而为泰,难乎有恒矣。”
     
      感悟:
     
      圣人,这顶桂冠可能是过于沉重了。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恐怕没有几个人是能够承受得了的。
     
      真君子,是那么容易看到的吗?包括孔子在内的人们所见到的恐怕几乎都是伪君子吧。
     
      善人,即良善之人,当是恶人的对立面。
     
      有没有搞错!怎么能够将善人与圣人相提并论呢?
     
      不可否认的是,善人也确实是难觅其踪。
     
      至于“有恒者”(有恒心,而非有恒产),也绝对不是可以轻易得见的。
     
      也并非都是稀缺的,弄虚作假之辈、欺世盗名之徒,倒是车载斗量、难以计数。
     
      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真实世界的真实模样,真实人性的真实表现。
     
      7. 27
     
      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
     
      感悟:
     
      钓与弋,均是谋杀生灵。
     
      至于杀多与杀少、杀此与杀彼,那不过就是质同量异、就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7. 28
     
      子曰:“盖有不知而作之者,我无是也。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多见而识之,知之次也。”
     
      感悟:
     
      凭空创造,可谓奇观。
     
      前文已述,“好古”很重要。否则的话,都没有批判、超越的对象和目标。
     
      值得大大庆幸的是:左明的每一篇作品都不是“不知而作”的产物。
     
      多闻多见,这只是相对次要的一个方面的努力。另一个更加重要的方面的能力则是:能够识别高低上下、是非曲直、轻重缓急、好坏对错。否则的话,多闻多见就只是瞎胡闹。
     
      很显然,见的学习效果要明显优于闻的学习效果。
     
      7. 29
     
      互乡难与言,童子见,门人惑。子曰:“与其进也,不与其退也,唯何甚?人洁己以进,与其洁也,不保其往也。”
     
      感悟:
     
      为什么会“难与言”?原因何在?
     
      孔子的学生为什么会困惑于孔子与童子相见?
     
      难道是孔子的学生对“互乡”之人的要求或者愿望太苛刻、太过分了吗?
     
      难道“互乡”之人在过去是不干净、不洁净的吗?
     
      这段话说的有点儿不清不楚、不明不白。
     
      7. 30
     
      子曰:“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感悟:
     
      仁远乎哉?不远矣。因为,欲仁,则仁至矣。
     
      敢情“仁”就好似出租汽车或者应召女郎一样,招手即停、招之即来呀。当然,是要掏钱、付费的。
     
      欲仁而得仁,恐怕也就是孔子他老人家敢这样说。
     
      想啥来啥、要啥有啥,这也太牛叉了吧!
     
      7. 31
     
      陈司败问:“昭公知礼乎?”孔子曰:“知礼。”
     
      孔子退,揖巫马期而进之,曰:“吾闻君子不党,君子亦党乎?君取于吴,为同姓,谓之吴孟子。君而知礼,孰不知礼?”
     
      巫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
     
      感悟:
     
      如果“君子不党”是可以成立的话,那么其推论就应该是——党非君子。
     
      在利益和欲望面前,礼,算个屁呀。
     
      利益,是测试人心的首选标准。
     
      人类一切美好的高尚追求,应该都会败在利益的脚下。
     
      左明不幸,没有人会指出我的错误。
     
      我深知:我根本就还没有达到能够被人指出错误的层次呢。
     
      7. 32
     
      子与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后和之。
     
      感悟:
     
      “与人歌”,这分明是与他人一起唱歌的意思。
     
      请问:既然是一起唱,到底是谁唱的好呀?
     
      莫名其妙。
     
      7. 33
     
      子曰:“文,莫吾犹人也。躬行君子,则吾未之有得。”
     
      感悟:
     
      此处的“文”,似乎不是作文、为文、行文、撰文的意思。因为在那个历史时代,还很少有人(也许不包括孔子,但却肯定包括其他人)能够去进行作文、为文、行文、撰文的活动,哪怕只是记述性的文字。似乎就是思想、思考的意思。
     
      我们真正需要面对的是知与行的关系问题。历来就有知难行易与知易行难的观点之争。我赞成的观点当然是知难行易了。也许有人立即就会拿孔子的上述言论来反驳我(我们姑且承认孔子讲的是真话、是实话,是客观事实)。但是,这只是一种假象反驳、错误反驳。根本就无法成立。理由如下:这里的“知”,是指——新知,而不是指——旧识!一方面,人类获得突破创新性的新知,何其难也!绝非等闲之辈可以为之。另一方面,就个人而言,突破自己的局限、改变自己的观念,也是何其难也!绝非轻而易举可以实现。否则的话,全体社会成员的思想层次就都处于同一水平——最高文明水平了。这个世界也就没有傻瓜和笨蛋,而全都是绝顶聪明之人了。
     
      那些我们不能理解的事物,对我们而言,是何其难也!
     
      知,不是知道的意思,而是理解的意思。更进一步,不是是否理解的意思,而是能否理解的意思。
     
      也许有人会说我在偷换概念。我的自我辩护是:我的论述是阳光的,根本就不存在偷偷摸摸的情况。
     
      我就是在我所界定的“知”的含义的前提下,得出知难行易的结论的。其他的朋友则完全可以在不同的意义上去界定“知”的含义,进而得出知易行难的相反结论。经典例证:减肥(也包括戒烟、戒酒、戒毒等等)。
     
      愚以为:讨论知与行的关系问题的关键要素是理解力和行动力这两点。而诸如减肥等等的情况,其所折射的则既不是理解力、也不是行动力的问题,而是意志力或者价值取舍(有的人宁肯缩短寿命,也断然不会舍弃烟酒)的问题。因此,我认为如此理解(即将“知”定义为知道的意思),有可能已经偏离主题——跑题了。
     
      人类确实已经理解了航天飞行(即脱离地球引力的飞行)的原理,那为什么还不尽快付诸行动——大规模开展(已经有小规模的开展)航天飞行活动呢?这不就是证明了知易行难吗?拜托!制约这一行动的原因根本就不是行动力,而是物质、财富相当有限——稀缺、昂贵等等其他原因。
     
      谚语: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不是在贬低巧妇的能力,而是在慨叹条件之不备。
     
      试问:一切问题,在没有理解的前提下,又怎么可能去采取行动呢?当然应该是:思想决定行动。而绝对不是相反:行动决定思想。因此,也就当然应该是:理解力决定行动力。
     
      我们完全可以各话各说,只要能够清晰界定、自圆其说,就很好嘛。
     
      好了,这一千古争论,也许可以友好结束了。
     
      7. 34
     
      子曰:“若圣与仁,则吾岂敢?抑为之不厌,诲人不倦,则可谓云尔已矣。”公西华曰:“正唯弟子不能学也。”
     
      感悟:
     
      岂敢,很多人根本就没有这一概念。哪怕仅仅是为了自谦、为了礼节。
     
      敬畏之心、廉耻之心,并非人皆有之。
     
      “为之不厌,诲人不倦”,当然非等闲之辈可以为之,但也绝非只有圣贤方可为之(这也是孔子的观点)。这怎么就“不能学”了呢?可以达不到,但不能不去做。
     
      孔子的学生的其他能力如何,不得而知,但是,自谦的能力却绝对过人。
     
      7. 35
     
      子疾病,子路请祷。子曰:“有诸?”子路对曰:“有之。诔曰:‘祷尔于上下神祇。’”子曰:“丘之祷久矣。”
     
      感悟:
     
      鄙人着实困惑:祈祷与疾病,是何关系?难道祈祷能够治愈、缓解疾病吗?
     
      这可能就是在特定的历史时空条件下的人们所形成的必然具有局限性的认识和观念。
     
      有人认为“诔”是祈祷文的意思。困惑:此处的“诔”到底是何时成文的?难道是在孔子患病之前专门为孔子(“祷尔”)而撰写的祈祷文吗?
     
      本人祈祷与他人祈祷,又是何关系?
     
      7. 36
     
      子曰:“奢则不孙,俭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
     
      感悟:
     
      孔子的这番话,一言以蔽之:宁俭毋奢。
     
      这里的关键字是“宁”,也就是无奈之下的被迫选择。这可就大大降低了孔子的人生境界。
     
      左明的人生追求则是:好俭恶奢。
     
      7. 37
     
      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感悟:
     
      胸襟坦荡,谈何容易!唯有能够放下利益之人,才能真正做到这一点。
     
      利益,就是用来斤斤计较的。
     
      7. 38
     
      子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
     
      感悟:
     
      第一个和第三个“而”,是并列、递进;而第二个“而”,则是转折、排斥。
     
      “威而不猛”,这可能就是“中庸”——不是中正不倚,而是恰到好处。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