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圣哲——拜读《论语》(八)
2019/10/7 11:01:59 点击率[12]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孔子;《论语》
    【全文】

      泰伯篇第八
     
      8. 1
     
      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感悟:
     
      三让天下,确实可谓至德。在这一点上,可以与伯夷、叔齐齐名、媲美。
     
      主动放弃君位,当属放下利益的杰出表现。可谓至德。
     
      永久霸占君位,当属利益至上的典型表现。可谓至私。
     
      其实国民也不傻,至少不是真傻而只是装傻——他们真正赞不绝口的还是主动放弃君位之人,而不是永久霸占君位之人。
     
      8. 2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感悟:
     
      恭、慎、勇、直,这些分明都是可以独立存在的值得大大褒扬的行为举止,为什么偏偏要与礼相吻合、一致呢?难道它们与劳、葸、乱、绞会纠缠不清吗?难道在有礼之后就会划清界限了吗?难道说不清、道不明的礼会具有如此神奇的功效吗?恐怕只要是能够做到恰到好处的话,也就能够实现恭而不劳,慎而不葸,勇而不乱,直而不绞了吧。
     
      真是奇怪!君子与民,怎么能够搭配在一起呢?这可是驴唇不对马嘴呀。
     
      真是奇景!难道君子能够做到的事情,国民也就自然而然的能够跟着做到吗?那么君子与民之间还有什么本质区别呢?难道君子的所作所为还能够产生——救国救民的作用吗?这到底是什么深奥逻辑呀?
     
      国民到底会受到什么人物的实际作用、实质影响?
     
      8. 3
     
      曾子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
     
      感悟:
     
      曾子有病,便无需祈祷。
     
      也不知道曾子的手与足,到底是怎么了?
     
      《诗经》中的表述,与曾子的病情又有什么关系呢?
     
      也许是:曾子结合自己殃及手足的病情,从《诗经》中的相关表述中受到了启发,并告诫学生,从今往后,可别瞎折腾了,还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以“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态度去工作、去走路吧。
     
      8. 4
     
      曾子有疾,孟敬子问之。曾子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斯远鄙倍矣。笾豆之事,则有司存。”
     
      感悟:
     
      能够清醒意识到将死之时,鸟会哀鸣,但人却未必都说善言。因为到了这样的时刻,仍然会有很多人依旧放不下利益。利欲熏心,其言必恶。
     
      大凡是谦谦君子,确实通常会注重如下三者:容貌、颜色和辞气(即言辞语气)。但是,这些方面似乎仅仅都是一些表面现象,而远非本质特征,似乎还远远达不到“道”的高度吧?
     
      不错,远暴慢、近信义、远鄙倍,这些确实都是君子之风,但却肯定不是君子的核心属性。
     
      看问题,可不该太表面、太肤浅呦。
     
      对于那些安贫乐道的君子而言,至于“笾豆之事”,又有、又由谁去打理呢?
     
      也许,安贫乐道之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被称为君子。君子,怎么可能没有一大堆公务和家政服务人员呢?
     
      8. 5
     
      曾子曰:“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
     
      感悟:
     
      正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肯定,没有人是万能的;也许,也没有人是万万都不能的。
     
      能人,也有不能之处;不能之人,也有可能之时。
     
      能与不能的关系,同样适用于多与寡的关系。
     
      以他人短中之长、补自己长中之短,这种人简直就是聪明的一塌糊涂!
     
      “有若无,实若虚”,这一次又只是自谦的态度,而不是虚伪的矫情。
     
      “犯而不校”,这才应该是真实的正确的想法和做法。
     
      能够做到所有这些的,堪称德才兼备之人。
     
      8. 6
     
      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感悟:
     
      这是从另一个角度去描述君子。
     
      “托六尺之孤”与“寄百里之命”,此二者应该远远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寄百里之命”和临大节而不可夺其志,这可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君子。
     
      君子的表现,可以林林总总、各有不同,但是,却很难给君子下一个准确的定义。
     
      8. 7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感悟:
     
      难道“弘毅”(即刚毅)应该是“士”(即读书人)的特征吗?天下的读书人会认可吗?
     
      以仁为任,不可谓不重;毕生之路,不可谓不远。
     
      可问题是:终生为仁,这是读书人的责任和使命吗?
     
      士与君子,又是什么关系呢?
     
      8. 8
     
      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感悟:
     
      无疑:诗、礼和乐,都是美好的事物。
     
      我们都应该积极努力与美好的事物相伴,而尽可能远离不美好的事物。
     
      8. 9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感悟:
     
      由此观之:在孔子的心里和眼中,“民”,根本就不是主体,而仅仅就是客体。
     
      此处的关键问题是:何谓“民”?
     
      有人把全体社会成员区分为三类:先知先觉者、后知后觉者和不知不觉者。前两类人肯定属于知之者,而后一类人则明显属于不知者。如果按照这一分类结果来看的话,那么对于后一类人而言其实根本就不存在是否“使知之”的问题。
     
      也许,孔子也就是以这样的结果或者类似的结果对全体社会成员进行分类的。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这样的分类结果能够成立吗?尊重事实吗?合乎道理吗?对此,可以各抒己见、众说纷纭。而愚则以为:孔子对特定历史时空条件下的“民”的认识和理解,很有可能是一针见血、入木三分的深刻洞见。
     
      比较可以肯定的是:凡是对此结论不能认同、不可接受的人,就肯定不是“民”了,因为这样的人已经是对大是大非问题有独立见解的知之者了。
     
      真正的知之者,应该是主动知之,而不应该是被动知之——“使知之”。凡是仰仗、依赖于“使知之”的人,就完全有可能还是不知者。
     
      但愿,伴随着社会的进步,这一结论的适用对象——“可使由之”和“可使知之”的“民”的范围和数量都会日益缩小、不断减少。
     
      孔子的这番高论,很有可能会伤害某些人的自尊心。但是,比不利评价、嘲讽藐视更加实质也更加扎心的则是:被评价者不堪又无奈的现实境况。
     
      仅仅去谩骂、诅咒那些也许有失公允的评价者和评价标准,那还远远不能算是英雄,真正的强者应该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以合情合理的方式使自己变得强大。
     
      一个人到底是好汉、还是孬种,这可不是由主观评价的结果所决定的。
     
      8. 10
     
      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感悟:
     
      穷大胆儿——当贫穷与勇猛相遇——集于某人一身之时,危险的“化合反应”就会爆发。
     
      对于统治者而言,贫穷,这个问题着实难以解决;胆儿大,这个问题则相对易于搞定:恫吓、威胁,甚至镇压、屠杀。
     
      如何正确对待不仁之人?也包括:如何正确对待不智、不美等等之人?可以有负面评价,但是,仅有负面评价的效果,于人于己却都是相当有限的。如果再超过必要的合理的限度,那么就极有可能会把事情搞糟。
     
      要想实质解决根本问题,还是需要致力于具有建设性而非破坏性的工作。
     
      8. 11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
     
      感悟:
     
      这话说的可就是大有问题了:如果真的是“骄且吝”之人的话,那么“不足观”的又岂止是“其余”呢?难道其才其美,就“足观”了吗?
     
      邪恶的美女,恐怕也只能是慕而远之吧。
     
      品德,具有一票否决的地位。
     
      8. 12
     
      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
     
      感悟:
     
      言内之意:学习三年,大多数人早就想着当官了。
     
      言外之意:学习超过三年而希冀仕途,那可就不仅是见怪不怪、司空见惯了,而简直就是理直气壮、理所应当了。
     
      学与仕(在此处就是指“谷”——当官取禄),恐怕很难被截然分开了。
     
      学是手段,仕是目的,这就是中国学人的宿命。
     
      8. 13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感悟:
     
      到底信什么、学什么?应该追问、大可疑问。当然不是信什么都对、学什么都好。
     
      以死相守,不是勇气可嘉,而是信念坚定。
     
      除了那些趁火打劫、乘乱胡为之人,没有人愿意进入到、居留于危乱之邦。可最大的困难是:那些原本就生活在危乱之邦要想逃离的人,需要经费,而且是大量的经费,是绝大多数人都承担不起的巨额经费。
     
      外力强加于他们的灾难,他们是无法避免的。
     
      无论天下是否有道,左明,当然不想“见”(即出仕、出世),而想“隐”。但是,左明的思想,则不愿“隐”,而愿“见”(即呈现、显现)。在无道的天下里,公开表达异见——与执政者不同的思想,而非意见,是万万不行的。
     
      孔子无愧于金口玉言:“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个人到底是贫贱、还是富贵,归根结底应该是个人奋斗的结果,这是内因。当然,作为外因的客观环境必然会起到制约作用。有道之邦,能够建立保护、鼓励正当合理的个人奋斗的良性机制;而无道之邦,则只能建立摧残、打压正当合理的个人奋斗的恶性机制,保护、鼓励的恰恰是邪恶卑劣的投机钻营。
     
      在无道之邦里,所有的富豪权贵,无一例外——统统都是无耻之徒!
     
      如果背景是邪恶的,那么就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可能是不邪恶的了。
     
      8. 14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感悟:
     
      也许,某种意义上的“位”与某种意义上的“政”,此二者之间确实具有比较严格的一一对应关系。
     
      但是,在很多情况下,其实也都可以——不在其位,而谋其事。肉食者,能够谋之;素食者,也可以谋之。还说不定谁谋划的会更好呢。
     
      请问:位置,对于成就一项事业而言,是很重要的吗?答曰:也许,是很重要的;但也许,也有可能不是很重要的。
     
      8. 15
     
      子曰:“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
     
      感悟:
     
      这似乎只是一句对事实进行陈述的话。而且,毫无新意、毫不新奇。
     
      8. 16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感悟:
     
      由此观之:孔子比较欣赏、认可的似乎应该是——直而不狂、愿而不侗、信而不悾之人。
     
      比较难缠、难解的问题是:我们到底应该如何正确评价直而且狂(即又直又狂)、愿而且侗(即又愿又侗)、信而且悾(即又信又悾)之人?
     
      8. 17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感悟:
     
      学海无涯,永无彼岸。因此,根本就无所谓及与不及。
     
      学习,不是为了获得、拥有什么,而是为了突破、超越什么。因此,也根本就无所谓什么得与失。
     
      8. 18
     
      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
     
      感悟:
     
      在下愚昧:难道禹不是把君位传给了自己的儿子吗?难道中国不是从此便走上了“家天下”的治理模式吗?
     
      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拥有天下(其实只是普天之下的一部分)之人(主要就是指封建帝王),为数不少,然而,能够做到不据为己有、不独享政权之人,却寥若晨星。
     
      近代美国,有一奇人,名曰:华盛顿(首任总统)。不恋栈、不恋权,行止有度、适可而止——主动放弃第三次连选总统。真正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当时的美国《宪法》并没有对总统连任作出限制。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极好的诠释了共和制与君主制的本质区别。
     
      当代中国,也有一位奇人,名曰:邓小平(曾任中央军委主席)。在有生之年,主动让贤、走下权坛——主动辞去中央军委主席之职。真正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当时(也包括现在)的中国《宪法》并没有对中央军委主席连任作出限制。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极好的诠释了“新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与“旧中国”(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的本质区别。
     
      此二人,必将名垂青史、流芳千古!而普通的国家领导人则只能望其项背。
     
      当今中国,已经不应该是几千年前尧、舜等人所处的贤人治国的时代了。
     
      不言而喻、显而易见:应该在不太久远的未来出现的那位主持修改现行《宪法》的国家领导人,也必将名垂青史、流芳千古!!!!!!!!!到底修改什么内容?不用我说穿,大家都懂的。从那一刻起,中国才会步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创造历史、改写历史的机遇和荣耀,不属于每一个人,而只属于那些无比卓越的奇异之人。
     
      8. 19
     
      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感悟:
     
      尧之为君,何大之有?尧则于天,是之为大。
     
      效法自然的前提条件是感知、感悟、发现、领会自然。效法自然并不能算是真正的伟大,感知、感悟、发现、领会自然才是真正的伟大。
     
      民,只是弱者的代名词。民做不到的事情,并不因此而就成为伟大了。
     
      尧的成功,如何体现?尧的“文章”,如何体现?答案似乎就是他制定了合乎天意、自然、规律的规章制度。
     
      8. 20
     
      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孔子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妇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感悟:
     
      请问:治理天下的,到底是舜呢,还是其臣子呢?
     
      为什么在此处是“孔子曰”,而不是——子曰呢?
     
      不是人才难得,而是人才难出、人才难现。伯乐可能常有,但千里马却不常有。
     
      人才,唯有人才,才是人类社会发展这出戏剧的真正主角。
     
      由此观之:“妇人”非“人”也。
     
      最终,周还是取殷而代之。那又何谓“至德也已矣”呢?
     
      8. 21
     
      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间然矣。”
     
      感悟:
     
      “孝乎鬼神”和“美乎黻冕”,这就是古之圣贤“则”于天的具体表现吗?
     
      鄙人不才,也是一贯“菲饮食”和“恶衣服”,但却绝对不会去孝鬼神和美黻冕。我自然不会去“卑宫室”,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宫室,而只有陋室。
     
      有人“尽力乎沟洫”,而我则倾心于思索。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