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九
2019/11/2 12:39:26 点击率[1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科学家和爱国主义》
     
      (1922年)
     
      “战争对国际合作的发展是最可怕的障碍,尤其在于它对文化的影响。战争破坏了知识分子从事创造性工作所不可缺少的一切条件。如果他正好是年轻力壮,他的能力就会被束缚在破坏性的战争机器上,而年纪大的人也会陷进仇恨和失望的气氛之中。而且,战争导致国家贫困,导致长期的经济肖条。所以,凡是珍惜文化价值的人,就不会不成为和平主义者。”
     
      战争的本质是剧烈的大规模的破坏。战争,是一种绝对的全方位的破坏方式和破坏力量。
     
      战争所破坏的又岂止是国际合作的发展、文化和工作条件,战争还可以直接结束人的生命。
     
      战争的参与者,既是破坏者,也是被破坏者。
     
      能够“陷进仇恨和失望的气氛之中”的劫后余生者,已经是万幸了。
     
      战争波及之处,破坏一切。
     
      如果把贫困和萧条与毁灭和消失相比较的话,那简直就不算是什么。
     
      战争,是人类最阴暗的一面、是人间最黑暗的一页。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太多的人不珍视和平,却酷爱战争。因为他们需要破坏——他们期待破坏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人;他们希望通过破坏他人而成就自己。
     
      战争,是利益再分配的手段。
     
      人性不改,战争不灭。
     
      所以,凡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人,就不会不成为和平主义者。
     
      “科学同和平主义的发展之间存在着什么关系呢?显然,纯粹科学对于和平主义思想的影响是些微的。”
     
      科学与和平,有关系吗?貌似没有,实则确有。
     
      先来看自然科学与战争的关系。从人类战争的发展史来看,战争的破坏力量与日俱增、与时俱进。这是为什么呢?无他,唯科学技术不断进步使然。我曾经说过:人类征服自然的力量,就是自我毁灭的力量。
     
      再来说人文科学与战争的关系。人文科学显然不能拯救人类的命运,但是,人文科学却可以揭示人类发展的规律。
     
      愚以为:人类所促进、所创造的人类以外的一切条件的发展如果不能引起人类自身的进化的话,那么人类注定要被自身的原始欲望所毁灭。
     
      战争与和平,的的确确与科学具有密切关系。
     
      “在那个首先应当被考虑的科学工作领域——即历史科学——中,大多数代表人物对于促进和平主义事业实在没有做过什么。事实上却有许多历史学家,虽然不是最好的历史学家,特别在大战期间,卖力地鼓吹粗暴的军国主义和沙文主义。”
     
      所有的人文科学门类和成果,都有可能是——伪科学。
     
      唯有价值无涉、价值中立,才有可能是真科学。这一点,也绝对适用于人文科学。
     
      历史科学,显然并不是首当其冲的最不靠谱儿的人文科学工作领域。历史学家(不论是不是最好的),显然不应该受到最多、最大的责难。
     
      在任何的历史时期,绝大多数的人文科学工作者扮演的都是为权力和金钱摇尾乞怜、摇旗呐喊的角色。
     
      原因很简单: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没有几个人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人生。这就意味着——利益是几乎所有人的最终价值追求和最高行为准则,其他一切,都要为此让路。至于科学或者真理嘛,那不过就是谋取利益的手段罢了。
     
      “另一方面,自然科学却完全是另一回事。自然科学家容易接受和平主义的目标,那是因为他所处理的题材具有普遍的特征,使他必须依靠国际合作。经济学家也是这样。他们必然会认为战争对于经济有一种破坏瓦解的作用。”
     
      自然科学和自然科学家是人类不断提升力量、持续发展进步的终极源泉。自然科学所作用的对象是且仅是人类精神以外的一切客观世界。自然科学在提升人类的一般力量的同时,也必然在提升人类的破坏力量——破坏人类自身和人类自身以外的一切事物的力量。人类的力量本身,并不具有破坏的作用。是人类的意志使人类的力量具有了破坏的作用。人类的意志,根本是由人类的价值观所决定的。人类的自利本性,必然导致人类成员之间的利益纷争。解决利益纷争的最高手段就是暴力。大规模的集团暴力冲突,就是战争。战争力度的决定性因素就是人类的力量。人类的力量,就是由自然科学的发展水平所决定的。
     
      自然科学家完全不能控制、把握其科学研究成果的作用和结果。利用自然科学成果造成悲剧、惨祸、灾难的责任,不应该直接归咎于自然科学家。
     
      在形成价值观或者确定人生目标这样的人文问题上,自然科学家相对于人文科学家而言,并不具有天然的优势。不错,自然科学家所处理的题材可能确实具有普遍的特征(其实就是研究对象的相对稳定的特性),也确实使他们更多依靠国际合作。但是,基于此却远不足以使自然科学家就比人文科学家更容易接受和平主义的目标。佐证的事实(参见拙作《瞻仰超人——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一——〈告欧洲人书〉》,发表于北大法律信息网):“据《爱因斯坦论和平》编者按:自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国文化界在军国主义分子操纵下,于1914年10月初发表一个为德国侵略暴行辩护的宣言《文明世界的宣言》。在上面签名的有93个著名的科学家、艺术家、牧师等。”
     
      请问:经济学家,到底应该算是自然科学家呢?还应该算是人文科学家(包括所谓的社会科学家)呢?何来“也是这样”呢?
     
      请问:必然会认为战争对于经济有一种破坏瓦解的作用的人,又岂止是仅限于经济学家呢?
     
      在此,爱因斯坦出现了思维短路。
     
      “可是在科学对历史进程的作用中,使我们最感兴趣的还是在于科学的物质作用,而不在于它对人们思想的作用。从科学家工作中产生出来的技术的发展,已经使全世界的经济相互依赖:这就是每次战争之所以都对全世界有重大影响的缘故。只有当我们对这种发展的重大意义有了充分了解,我们才能集中一切必要的精力和好意,来创立一个组织,使战争完全成为不可能。”
     
      请问:此处的“科学”,到底是指自然科学,还是指人文科学?抑或此二者兼而有之、笼而统之?
     
      通过对人类历史进程的冷静观察,不难发现:自然科学的成果更易于付诸实践,而人文科学的成果则更易于停留纸面。君不见:满嘴仁义道德、一心男盗女娼之人,真可谓是不计其数、数不胜数。基本结论:科学作用于物质,很好使;而科学作用于思想,则很不好使。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愚以为:人的思想,可能还不适宜成为科学的对象。换言之:关于人的思想的科学,可能也就只能停留于思想,而不能实现于行为。作为利益动物的人类,其基本属性无法超越自身的现实局限性——无法与科学进行匹配。
     
      再次重申:科学的基本特征是——利益无涉。
     
      科学技术,是人类力量的终极来源。所谓的生产力,不过就是人类诸多力量之一种。经济的发展水平和存在样态,当然是由生产力而断然不是由生产关系所决定的。
     
      融通、交流,是相互依赖的前提条件。生产力的发展,使融通、交流成为可能、变为常态。能够对全世界产生重大影响的,又岂止是每次战争呢。
     
      不论是充分了解重大意义,还是集中精力创立组织,甚至是可以做的更加出色,都不可能使战争完全成为不可能。
     
      只要人类还不足够理智、只要人类还以营利为人生目的,就绝对不可能消灭以再次分配物质利益为基本诉求的战争。
     
      2019-09-22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