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圣哲——拜读《论语》(十一)
2019/11/2 12:37:18 点击率[1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孔子;《论语》
    【全文】

      先进篇第十一
     
      11. 1
     
      子曰:“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感悟:
     
      此处的先与后,不知如何比较?以什么为参照标准?
     
      与君子相对称的居然是野人。
     
      野人学习礼乐与君子学习礼乐,目的可能根本不同。前者可能是为了谋生,而后者则也许是为了享受。此二者的境界可以说是相去甚远。
     
      因何而用?这恐怕是重要的先决条件吧。
     
      按照孔子的意思,取舍的标准似乎是先进与后进,而不是野人与君子。
     
      11. 2
     
      子曰:“从我于陈、蔡者,皆不及门也。”
     
      感悟:
     
      因何而至于此?
     
      仅有现象和结果,而没有理由和成因。
     
      11. 3
     
      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
     
      感悟:
     
      俗语:十根手指并不一般齐。
     
      孔子的上述十位弟子,可谓是各有所长、各领风骚。
     
      但是,这很有可能只是不完全列举,不仅被罗列者是不完全的,而且罗列事项也是不完全的。
     
      11. 4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
     
      感悟:
     
      左氏曰:被赞扬使人落后,被批评使人进步。
     
      我愿意成为使人进步的批评者。我也同样期待出现使我进步的批评者。
     
      11. 5
     
      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
     
      感悟:
     
      孝的表现是顺从,而实质则很有可能是服从,甚至是屈从。
     
      所谓的孝道,必然是等级社会和权力社会的产物。
     
      11. 6
     
      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
     
      感悟:
     
      “白圭”,是指“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这几句诗。
     
      破镜难圆、覆水难收。说出去的话和做完了的事,都是已经不可更改的既成事实,不容篡改、不容逃避。
     
      11. 7
     
      季康子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
     
      感悟:
     
      请看清楚:除了颜回一人之外,孔子的众多弟子(号称: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人)也都不好学。
     
      爱好其他之人,可谓是数不胜数;而爱好学习之人,可真是世所罕见呀!
     
      学习,非凡人所愿为、所能为也!
     
      11. 8
     
      颜渊死,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
     
      感悟:
     
      车也好、椁也罢,不过就是托词、借口罢了。
     
      有才与无才,是不是应该成为有椁与无椁的界分标准呢?
     
      儿子与弟子,似乎不是界分有椁与无椁的标准。
     
      孔子的意思是:我的面子是比你儿子的面子更大的面子。
     
      11. 9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感悟:
     
      果真是已经要了孔子的命的话,那么还有什么理由“不可徒行”呢?
     
      11. 10
     
      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
     
      感悟:
     
      既然一定要专门为这样的人的死悲痛欲绝的话,那么还有什么理由“不可徒行”呢?
     
      11. 11
     
      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
     
      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感悟:
     
      因何不可“厚葬之”?
     
      为何“不得视犹子也”?
     
      难道是因为“不得视犹子也”,所以才会不可“厚葬之”吗?
     
      11. 12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感悟:
     
      鬼,可以不问;而死,则不可不察。
     
      没有人体验过死,因此,也就不会有死的经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不应该去观察死、思考死。
     
      如果不能够正确对待死,又怎么能够积极面对生呢?
     
      死,是人生一大课题。
     
      11. 13
     
      闵子侍侧,誾誾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感悟:
     
      表达欠妥。似应改为:众门人(或者:诸门人)侍侧:闵子,誾誾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
     
      由,即仲由,字子路。“行行如也”,刚强的样子。
     
      难道刚强之人就会不得好死吗?
     
      难道刚强之人惧怕死于非命吗?
     
      11. 14
     
      鲁人为长府。闵子骞曰:“仍旧贯,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感悟:
     
      改,还是不改?这是一个问题。
     
      改与不改,颇有不同、大有讲究,当然应该视具体情况而定,切切不可一概而论。
     
      11. 15
     
      子曰:“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
     
      感悟:
     
      看来,孔子的门人都是唯孔子马首是瞻,而根本就没有自己的独立判断。
     
      入门、升堂(或曰:登堂)、入室,是三个阶段、三种境界。有心无力,不可贯通。
     
      11. 16
     
      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
     
      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
     
      感悟:
     
      过与不及,犹如半斤与八两——并无差别。距离中心等距的任何一点,其与中心的差距都是相同的。
     
      但是,在贤这个方面,又怎么可能会过呢?
     
      11. 17
     
      季氏富于周公,而求也为之聚敛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
     
      感悟:
     
      富有,这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如何富有?因何而富?怎样致富?
     
      聚敛,如果是搜刮的意思,其性质也就可想而知了。
     
      11. 18
     
      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
     
      感悟:
     
      言外之意:孔子既不愚、又不鲁、也不辟、还不喭。
     
      孔子是完人吗?
     
      世间有完人吗?
     
      11. 19
     
      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感悟:
     
      由此观之:孔子的弟子的成分那是相当复杂,各色人等,均有出现。
     
      既有精神富有、财富不足的,也有财富充盈、精神匮乏的。
     
      门人很不纯洁,整个儿就是一个杂牌儿军。这样的队伍可不好带呀。
     
      在选择弟子的问题上,应该秉持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态度吗?
     
      志不同、道不合,难道也要、也会、也该风雨同舟、同舟共济吗?
     
      11. 20
     
      子张问善人之道。子曰:“不践迹,亦不入于室。”
     
      感悟:
     
      孔子明显是所答非所问。“善人之道”与“不践迹”,并无关系;“不践迹”与“不入于室” ,也不搭界。
     
      “不践迹”,不步人后尘、不循规蹈矩,可谓大智慧也!为孔子点赞!
     
      11. 21
     
      子曰:“论笃是与,君子者乎?色庄者乎?”
     
      感悟:
     
      识别到底是真君子、还是伪君子,仅仅从言语的表现上还是无法判断的。
     
      11. 22
     
      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
     
      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
     
      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感悟:
     
      同问,但却不同答,其中必然有缘故。
     
      俗语:皮裤套棉裤,其中有缘故——不是皮裤没有毛,就是棉裤薄。
     
      知其然,容易;知其所以然,困难。
     
      看现象,容易;明白其中的道理,困难。
     
      既不是你不明白,也不是这世界变化快,而是你没有整明白这世界为什么变化快。
     
      不明白不了解的事情,不丢人;而不明白应该了解而不了解的事情或者不明白因自身原因而不了解的事情,则很糟糕。
     
      11. 23
     
      子畏于匡,颜渊后。子曰:“吾以女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感悟:
     
      孔子遇险而颜渊不在,因此,孔子便出言不逊。真有失师道尊严也!
     
      不敢死与不会死,可是两码事儿。
     
      最终,颜渊还是在孔子在世的时候就死了。
     
      11. 24
     
      季子然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由与求之问。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
     
      曰:“然则从之者与?”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
     
      感悟:
     
      可以成为大臣与实际担任大臣,此二者之间可是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孔子所给出的身为大臣的行为准则是“以道事君,不可则止”,真可谓是风清气正、高风亮节。其中的“止”,可能既包括阻止(君王)、也包括停止(任职)。
     
      背道之举、悖道之事,誓死不从。
     
      11. 25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
     
      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
     
      子曰:“是故恶夫佞者。”
     
      感悟:
     
      难道有人民、有社稷, 就不必读书、不必为学了吗?这都是什么奇葩逻辑呀?
     
      有吃有喝,就能满足,那是——猪。
     
      治理国家,可不同于饲养牲畜。
     
      11. 26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求!尔何如?”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赤!尔何如?”
     
      对曰:“非 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点!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
     
      “唯求则非邦也与?”
     
      “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
     
      “唯赤则非邦也与?”
     
      “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感悟:
     
      既然是交流、交心,就应该都坐下来,都要说话。
     
      在现在的课堂上,老师站着、学生坐着,这肯定不是在交流、在交心,而是在训话、在训导。
     
      单向信息传递,这已经完全背离了教育的本质。在信息可以轻易获取的时代背景之下,这已经完全扭曲了教育的实质。
     
      年长,既是优势——应该是优势——收获了人生感悟,也是劣势——必然是劣势——接近了生命终点。
     
      非常遗憾,有相当一部分年长的人,只有劣势而没有优势——虚度年华、虚掷光阴。
     
      年长之人,应该是个宝,但却未必是个宝。
     
      一个光明磊落、胸襟坦荡之人,是不屑于隐瞒自己的思想和行动的。
     
      所谓的隐私,需要满足于社会无害、于他人无碍的特征,其实,就是社会不宽容的反向表现——越不宽容、隐私越多;更多宽容、更少隐私。
     
      为什么不愿或者不敢公开合法的财产?就是因为惧怕因此而招致来自于不宽容社会成员的莫名烦扰或者杀身之祸。
     
      个人的隐私,其实就是由社会的阴暗所造成的。
     
      在阳光的社会里,是没有隐私的。
     
      坦率、直率,这是美德!
     
      治理国家,这是政客的爱好。政客最大的功绩就是:少作孽甚至不作孽。
     
      用三年的时间改变外有军事威胁、内有灾害饥荒的局面,不是没有可能的:1.向强大的来犯之敌忍辱媾和、屈膝投降;2.自然灾害不可能没完没了。
     
      古训: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而子路竟敢大言不惭的认为:区区三年时间,就可以让民众发生根本改变。这话可能也就他自己能够相信。
     
      方圆几十里,那不过就是一个乡的面积,最多不会超过一个县的面积。
     
      政客如何能够使治下民众富足?最为根本的办法就是:一方面,允许民众充分发展;另一方面,减轻对民众的压迫和盘剥。
     
      至于民众的教化问题,不要说三年了、不要说君子了,就是神仙来了,也是无济于事。
     
      学习的对象,可以有很多、很多。有人偏偏就愿意去学习“宗庙之事”。
     
      子路想做大政客,冉有愿为中政客,而公西华则肯于、乐于忝为小政客。
     
      好一个“各言其志”!在不宽容的社会里,就很有可能会有伤大雅。
     
      人各有志、人各有路。如果人们的志向和道路真的能够各不相同的话,那可真是一件幸事呀!
     
      曾皙,用时髦的话来讲,明显就是一个典型的无政府主义者、极端自由主义者。
     
      左氏曰:吾亦与点也!
     
      礼与让,那不过就是高明的政客的手段、手腕罢了,而绝对不可能是目的、目标。
     
      孔子,一方面在话语里,倡导的是无官一身轻的修为;另一方面在内心里,涌动的可是一心为官的波涛。
     
      虚伪,既是政客的本性,也是孔子传授给弟子的核心要义。
     
      包括孔子在内的任何人,都注定无法挣脱时空的束缚。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