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威尔逊:被遗忘的建国之父
2019/11/8 15:07:52 点击率[12]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外国宪法
    【出处】《美国宪法释论》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美国宪法释论;詹姆斯·威尔逊
    【全文】

      一、从阿玛到詹姆斯·威尔逊
     
      2010年秋季学期,是我在哥伦比亚大学访学的第三个学期。在旁听了法学院的多门课程之后,我渐觉兴味索然。这并非课程本身的问题,而是因我本人之学术关怀与美国法学院培养本国律师之使命这二者间凿枘不投。就宪法而言,我所关心的人民主权问题、政府结构问题、公民共和问题、司法审查的正当性问题,等等,在他们的课堂上少成为主题。美国宪法的历史演变过程及其背后的决定因素和内在逻辑,对国人从中汲取经验或教训极为重要,但在宪法课上却很少有这方面的专门讨论。在法学院的宪法课上,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口含天宪”,宪法似乎只存在于大法官的司法判决中,而白纸黑字的美国宪法文件却似乎无足轻重(不由得让人怀疑美国是否真的是一个“成文宪法”国家),以致全程听完一门宪法课程或者读完一本宪法教科书以后,再阅读美国宪法文本,对于其文字为何如此表述,概念为何如此选用,结构为何如此安排,制度为何如此设计,等等,仍不甚了了。
     
      恰在这时,耶鲁大学著名的宪法学教授阿玛(Akhil Reed Amar)作为哥大的访问教授,在哥大法学院开设了一门宪法研讨课(Seminar)。在征得阿玛教授的同意后,我得以全程旁听了这门课程,同时也阅读了他的相关著述,尤其是他的《美国宪法:一部传记》一书。阿玛教授的课程和著述,最大的特点在于将文本、政治和历史有机结合,犹如给了我一把解开美国宪法之谜的钥匙。美国宪法文本中那些原本似乎死气沉沉的条文,通过他的解说,一个个均获得了鲜活的生命。而我所念兹在兹的主权、共和和民主等等问题,在他那里也都有深入的讨论。
     
      正是在这门课上,我注意到了詹姆斯?威尔逊。阿玛教授在解说美国宪法以及相关规定时,包括宪法序言和人民主权,宪法修改程序,选举团,言论自由,陪审团制度,奴隶制问题,投票权问题,叛国罪问题,等等,均一再引述这个我以前从未留意过的人物,后来我才知道,就是在普通美国人之中,詹姆斯·威尔逊这个名字也不为所知,以致他被视为一个被“遗忘了的”“极其重要的建国者”。但是,衡诸于他为美国宪法制定和批准所做的贡献,以及他的宪法思想的重要价值,这种遗忘又是不应该的。我们可以通过詹姆斯·威尔逊的一个简明年谱,以作为这一论断的佐证。
     
      二、詹姆斯·威尔逊简明年谱
     
      1742年9月14日,生于苏格兰圣安德鲁斯附件的一个农庄,他的父亲威廉·威尔逊是名农夫,同时还是苏格兰教会(信奉新教加尔文宗)的一个长老。威尔逊的父母希望他长大后成为一名牧师。
     
      1757年11月,获得奖学金进入圣安德鲁斯大学学习,受到苏格兰与英格兰启蒙运动思潮的熏陶。
     
      1765年,离开苏格兰赴美利坚,在纽约登陆,随即赴费城,在费城学院讲授拉丁文,并被授予荣誉硕士学位。
     
      1766至1767年,在当时负有盛名的约翰?迪金森(John Dickinson)事务所学习法律。
     
      1767年,开始在费城附近的雷丁(Reading)执业,获得成功。
     
      1770年,迁徙至卡莱尔(Carlisle),律师事业发展很快。与富商和重要的政治人物罗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建立起长久的密切关系。
     
      1771年,与雷切尔·博德(Rachel Bird)结婚,二人共生育了6个孩子。
     
      1774年,发表政论小册子《关于英国议会立法权的性质和范围的思考》。在该小册子中,他主张所有权力来自于人民,并且英国议会无权对殖民地立法,因为殖民地在英国议会中没有代表。杰斐逊在写作《独立宣言》时参考了这本小册子。
     
      1775年,被任命为宾夕法尼亚民兵的少校,后擢升为大校。
     
      1776年,作为宾夕法尼亚代表进入大陆会议,对《独立宣言》最终签署发挥了关键作用。帮助组建了北美银行,并予以了论证。担任军事和印第安事务委员会的成员。
     
      1779年10月4日,因为反激进的宾夕法尼亚州政府对亲英的托利党人没收财产和驱逐,并为后者进行辩护,威尔逊及另外35个当地富商被围困于家中,他在房子周围设置了路障堡垒,后被称为“威尔逊堡垒”,是为著名的威尔逊堡垒暴乱(Fort Wilson Riot)。
     
      1786年,妻子雷切尔去世。
     
      1787年,作为宾夕法尼亚代表出席费城制宪会议,作为详情委员会(the Committee of Detail)五人成员之一,参与撰写宪法初稿,且很可能是宪法草稿的主要执笔人。 在整个制宪会议中他发言168次,仅次于伦道夫(173),多于麦迪逊(161次)。 他主张扩大联邦的权力,议会实行两院制,行政分支采取一元首脑制,建立独立的、强有力的司法。根据他的意见,宪法中增加了“必要与适当条款”(necessary and proper clause),并且强化了“最高条款”(supremacy clause)。他还主张参议员和总统由选民直选(未获同意,但却预示了历史的发展方向)。皮尔斯对制宪会议上的威尔逊有如下描述:“威尔逊先生的法律知识和政治知识非常突出。即使在这一群杰出人物中,也能显示他的出众才华。他通达人性,对影响人的各种激情把握透彻。政府论看来是他的专长,古往今来,世界上所有的政治制度,他都能如数家珍,早至希腊城邦,晚至当今世界,他能叙说每场革命的前因后果。再没有人比威尔逊先生思路清晰,材料丰富,综观全局,不过,他不是一个好的演说家。他之引入注目,靠的不是口才迷人,而是推理有力。”
     
      1787年10月6日,在费城发表著名的“州议会庭院演说”(State House Yard Speech),竭力鼓吹新宪法的益处并对反联邦党人的主要攻击予以了回应。威尔逊是联邦制宪会议的参加者中第一个公开为宪法辩护的人,他的演说很快成为“所有联邦党人思考的基础”,全美的宪法支持者们在为批准宪法而战斗时都从中寻找弹药。
     
      1787年11月21日至12月14日,参加宾夕法尼亚州的联邦宪法批准会议。就联邦宪法的涵义及其优点作了数次长篇演说。在他的领导下,宾夕法尼亚成为第二个批准宪法的州,也是第一个批准宪法的大州。
     
      1788年7月4日,已有10个州批准了联邦宪法,费城举行大型庆祝活动,威尔逊被邀请作公开演说。
     
      1789年9月26日,经华盛顿提名并获参议院同意后,被正式任命为为联邦最高法院首批大法官。在大法官任上直至去世。在的Chisholm v. Georgia案判决(被称为最高法院第一个重要判决)中, 论证了美国的主权在于人民,而非在政府,无论是州还是联邦政府。
     
      1790年,被聘为费城学院的第一个法学教授,在全美学术机构中是第二个法学教授。1790年12月15日发表了引导演说。总统华盛顿,副总统亚当斯,国会议员,宾夕法尼亚州州长和议会议员等,均参加了该次演说。
     
      1790年,参加宾夕法尼亚州宪制宪会议。这部宪法中规定了由普选产生的两院制,民选产生、任期三年、具有立法否决权的州长,以及由州长任命、非经弹劾终身任职的司法机关,等等。这部宪法被认为是一部“模范”宪法,威尔逊的宪法思想在其中达到充分体现,他也被视为该宪法的“设计师”。
     
      1791年4月开始,在费城学院发表一系列法律演讲,其中主要涉及的宪法的解释和普通法等。宾夕法尼亚法学院将其成立追溯到威尔逊发表法律演讲。
     
      1793年,与汉娜·格雷(Hannah Gray)结婚,二人育有一子,但在三岁时去世。
     
      1798年8月21日,在逃避(因土地投机失败而致的)债务途中,在北卡的一个小客栈中贫病交加去世。
     
      1804年,文集由其子博德·威尔逊(Bird Wilson)整理出版。
     
      1906年,灵柩归葬费城的基督教堂墓地(Christ Churchyard)。
     
      三、重新发现詹姆斯?威尔逊
     
      如今,尽管普通美国公众对于詹姆斯·威尔逊这个名字仍很陌生,但对于专业的美国史研究者而言,如比尔(Samuel Beer)、布赖斯(James Bryce),法仑德(Max Farrand)、凯查姆(Ralph Ketcham)、科克(Adrienne Koch)、麦克洛斯基(Robert McCloskey)、约翰逊(Paul Johnson)、罗西特(Clinton Rossiter),和威特(John Fabian Witt)等,已经达成了共识,即就对宪法的影响而言,威尔逊是仅次于麦迪逊的美国宪法设计师,甚至与他具有同等地位。而威尔逊“作为他那个时代最为博学和深刻的法律学者”,“已经得到普遍的承认”。在包括宪法学界在内的整个法学界,也已有不少论著探讨威尔逊的法律思想。不过,总体而言,詹姆斯·威尔逊的思想仍未能得到充分的研究,学者往往主要依赖于《联邦党人文集》来研究联邦党人的立宪思想,这导致对威尔逊重要贡献的忽视。
     
      尽管威尔逊对于美国宪法理论未能写出一部《联邦党人文集》那样具有持久、广泛影响的宪法专论,但他对于两院制、总统制、人民主权、财产权等议题,都有深刻的阐释。威尔逊宪法思想的一大特色,在于对民主和人民主权的信奉。对威尔逊而言,人民主权是新宪法秩序的基础,人民总是卓越的,并且“人民的权力绝未完全让与或交付给立法机关”,相反,人民总是保留以自己认为适当的方式塑造政府的权力,尽管人民要受到宪法的限制,但这些限制同样也在人民的控制之中。 威尔逊与麦迪逊、汉密尔顿同为联邦党人,但后二者首先关注的是政府管理,威尔逊则认识到大众参与政府的决定意义,并且宣称美国人能够从政治参与中发展出他们国家的爱。在所有制宪者当中,仅威尔逊一人同时鼓吹众议院、参议院和总统的直接选举,并且秉承与现代“一人一票”极为相近的理念。
     
      在国内近年来出版的一些著作中,詹姆斯·威尔逊的名字开始频频出现。例如,麦迪逊的《辩论》详细记录了威尔逊的发言,克雷默所著《人民自己:人民宪政主义与司法审查》,对威尔逊的联邦主义与司法审查思想作了较多的的讨论。斯图沃特著的《1787年之夏:缔造美国宪法的人们》对制宪会议上的威尔逊有生动详细的描绘。贝林(Bernard Bailyn)的《美国革命的思想意识渊源》中多处引述威尔逊的主张。《联邦党人与反联邦党人:在宪法批准中的辩论(1787-1788)》全文收录了威尔逊于1787年11月28日《在宾夕法尼亚宪法批准会议上的演说》,还节译了他于10月6日对宪法综合辩护中关于参议院的部分。《概念变迁与美国宪法》中则收入了一篇讨论威尔逊主权论的文章。王希在他所著的《原则与妥协》中对威尔逊评价说:“来自宾夕法尼亚的詹姆斯·威尔逊是当时美国立宪理论问题的专家,对世界上各种体制的政府形式了如指掌,他同时也是一个激进的国家主义者(nationalist),坚决主张建立一个具有崇高权威的中央政府。” 此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胡晓进博士发表了一篇论文专门论述威尔逊的宪法思想。
     
      最后,我谨以阿玛教授书中的一段话作为本序言的结束语,希望它能够激发起读者对威尔逊著作的兴趣:
     
      在费城,(宪法)序言的最初草稿出自詹姆斯·威尔逊之笔,也正是威尔逊,通过在宪法批准会议上的一系列影响广泛的早期演说,指引了对宪法序言所定原则的解释。宾夕法尼亚的反联邦党人抱怨说,费城的贵族们提出了一个全新的宪法,而不是仅仅对现行的邦联条款加以修订,这是一种僭越。作为回应,威尔逊——美国的杰出律师,既在《独立宣言》又在联邦宪法上签名的仅有的六人之一——强调了由人民来批准宪法的重要性。“(费城制宪会议)所提议的这部宪法,与任何私人所起草的同类性质的文件相比,不可能具有更多的效力。它现在摆放在合众国公民的面前,他们完全不受任何约束。……只有经过他们的命令(fiat),它才会变得具有价值和权威;如若没有这个命令,它将永远不会获得真实性和权力。”……通过命令(fiat)这个词,威尔逊似在不经意间提醒人们注意《旧约·创世记》开始的几行文字。太初,上帝令有光(fiat lux),接着——看!——就有了光。因此同样,当美国人民(帕布利乌斯所说的“至高权威”)说“我们制定并确立”(do ordain and establish)时,这一宣告同时也就是行动(deed)。“要有一部宪法”——接着就有了宪法。如同万物的最终主权者曾照着祂自己的形像造了人,现在美利坚世俗的主权者,人民自己,要照着他们自己的形像创造一部宪法。

    【作者简介】
    李洪雷,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宪法行政法室主任,法治政府创新工程项目首席研究员,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政府规制专业委员会副会长。
    【注释】
    本文为李洪雷研究员所译的《美国宪法释论》的译者序言。詹姆斯·威尔逊:《美国宪法释论》,法律出版社2014年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