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是意志还是契约?历史告诉你答案
2019/11/8 15:17:49 点击率[13]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理学
    【出处】《文明与法治》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法律;意志;契约
    【全文】

      现在关于契约还有一个抽象的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法律的性质究竟是统治阶级的意志还是人们之间的契约?
     
      回答这个问题是本书对法律性质的一次正面解读,某种意义上也是对梅因理论的一次反思和追问。法律是什么,卢梭们早已做出了自己的回答。我们不妨将他们的观点称为“契约论”。然而我们同时还熟悉一个著名的论断: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这一种观点我们不妨称其为“意志论”。长期以来这两种观点一直存在着鲜明的对立,只有在梅因那里,二者才实现了一定程度的衔接(但还不能算是统一)。从某种意义上讲,梅因的“从身份到契约”的观点就是“意志论”和“契约论”的衔接。梅因认为,法律在古代往往表现为一种统治阶级的意志(所谓“身份”某种意义上就是“意志”的另一种提法而已),而在现代则表现为一种社会成员之间的平等契约。很显然在梅因看来,从“意志论”到“契约论”,历史完成了一次关于法律性质的接力传递。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
     
      本书的观点是:所谓的“意志论”和“契约论”并不是一种矛盾的关系,甚至也不是一种衔接的关系,二者是相互融合乃至于统一的。准确地讲,它们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在阶级严重分化的历史时期,对于被统治阶级来说,法律的确是统治阶级的意志体现。然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在高高在上的统治阶级内部,法律依然是统治者们彼此博弈和相互妥协的契约。原来从一开始,这份法律就同时有着两张面孔,面对被统治阶级的那一张叫做“意志”,而面对统治阶级的另一张则叫做“契约”。只是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里,被统治阶级一直占据了社会的绝大多数,因此法律似乎更多地以“意志”的面孔出现在社会生活中,而很少露出其“契约”的面孔来。但是“很少”并不等于“没有”,法律的契约属性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实际上经典作家在阐述其“意志论”的时候,早就已经用一个又一个的“你们”将“契约论”隐含其中了:“你们的观念本身是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私有制关系的产物,正像你们的法不过是被奉为你们这个阶级的意志一样,而这种意志的内容是由你们这个阶级的物质生活条件来决定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89页。在我们的理解中,所谓的“你们”不就是指作为复数的统治阶级吗?然而随着历史的不断演进,当阶级对抗在不堪承受的高成本消耗中逐步走向缓和之后,社会逐步走向了理性与平和。这个历史时期由于实现了所谓的“主权在民”,法律的主体逐渐由某一阶级集团扩展至大多数民众,统治阶级的意志也逐渐泛化成了全体人民的意志。在缺乏阶级对抗的背景下,法律的阶级意志属性逐渐被淡化,“意志论”渐渐地失去了它原有的分析价值。与此相对应的是,原来仅存在于统治阶级内部的契约也随之演变为全体人民之间的契约,法律的契约属性逐渐显性化。当这种量变越过一定的边界之后,契约论就可能取代意志论主导法律性质的叙述。因此可以这样说,法律从来都是一种意志,法律也从来都是一种契约。从古代到现代,法律的性质并没有真正发生变化,真正发生变化的只不过是法律的阶级基础罢了。
     
      为了更清楚地了解这一点,我们不妨一起来考察一下英国议会的历史演变。前文谈到了1215年的《大宪章》。那位倒霉的约翰王去世之后,他的儿子亨利三世即位。但是这位可怜的仁兄比起他的老子来也高明不到哪儿去,很快地国王与贵族之间的矛盾再次激化。1258年,贵族们在西蒙男爵的率领下发动了一场历史性的兵谏,迫使亨利三世将权力交给一个由贵族组成的“十五人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就叫做“Parliament”(议会)。然而,仅仅只有贵族们相互Parliament(商议),其执政基础毕竟还不够宽广。为了得到更多阶层的支持以对抗王权,西蒙于1265年召开议会,与会者不仅包括贵族和主教,而且还邀请了骑士和城市代表参加。这就是著名的“西蒙议会”,英国议会制度的历史开端。从某种意义上讲,“西蒙议会”是贵族阶层与骑士阶层结成政治同盟联手限制王权的产物,政治斗争推动了契约主体范围的第一次扩大。然而历史很快展现出了它吊诡的本性。1272年,亨利三世去世,他的儿子爱德华一世继位。这位好莱坞电影《勇敢的心》中的大反派心机十分深沉。他知道贵族和骑士们正是依托着议会制度对自己构成强大的约束,因此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仅不取消议会,反而进一步扩大议会的代表性,以达到稀释贵族发言权的目的。1295年,爱德华一世精心策划的国会会议召开。会议广泛地吸收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平民代表,从而有效地削弱了贵族的影响力。爱德华的目的达到了,政治斗争又一次推动了契约主体范围的扩大。到此为止,英国议会的代表性基本上涵盖了当时社会的各个阶层,因此这个议会又被后世尊称为“模范议会”,是为英国国会制度的真正开始。从1258年的“十五人委员会”,到1265年的“西蒙议会”,再到1295年的“模范议会”,我们看到了统治阶级维护自身利益的那份不变的意志,也看到了在权力斗争中分享主体不断扩大的那张不变的契约。
     
      最后还要再加上几句。如果说有人对资本主义的所谓“主权在民”原则有所保留的话,那么对于社会主义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价值目标则似乎不应再有怀疑。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法律的契约属性只会得到强化而不是相反。由此可见,“契约论”与人类文明发展方向具有高度的契合性,尽管它不可能消灭“意志论”的理论价值,但是必将以其应然的价值超越后者而成为法律性质的主体叙述。

    【作者简介】
    刘哲昕,中国浦东干部学院。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