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刑法非故意犯罪中共犯的罪责问题
2020/1/16 9:12:29  点击率[22]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学
    【出处】微信公众号:中外刑事法前沿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美国;刑法;共犯;罪责
    【全文】

      美国刑法上对于共犯的惩罚的法理基础是应受刑法惩罚性。从文明社会的最初时期起,帮助某人实施犯罪行为并使其犯罪的意图被认为是应受谴责和应受惩罚的。对次要行为人(secondary actor)施以刑法源于一种与生俱来的正义感:一个人如果愿意参与或帮助犯罪,就应该受到惩罚。罪与罚的相互关系是所有刑法的基础,也是从犯责任说的正当性基础。
     
      一、普通法上的共犯类型
     
      在普通法上,共犯被划分为四种类型:一级主犯(principal in the first degree)和二级主犯(principal in the second degree)、事前从犯(accessory before the fact)和事后从犯(accessory after the fact)。
     
      一级主犯是指直接导致犯罪结果发生的犯罪人,包括间接正犯(indirect principal)和共同主犯(co-principals)。
     
      二级主犯(principal in the second degree)是指在犯罪现场帮助、劝告、指挥或鼓励一级主犯实行犯罪行为的被告。在犯罪现场是构成二级主犯的必要条件,也是二级主犯区别于事前从犯的重要标志。在犯罪现场既包括实际在场(actual presence),也包括拟制在场(constructive presence)。
     
      事前从犯(accessory before the fact),是指在事前为一级主犯提供建议或者工具,但是不在犯罪现场帮助一级主犯实行犯罪行为的被告。
     
      事后共犯(accessory after the fact),是指明知他人实行了犯罪行为,故意帮助其逃避逮捕、审判或定罪的被告。目前制定法已经不再将事后从犯作为共犯来处理,而是将之规定为一种独立的犯罪——妨害司法罪。
     
      二、共犯责任的犯罪意图
     
      (The Mens Rea of Accomplice Liability)
     
      共犯责任要求共犯具有犯罪故意,但是,就像 LaFave教授和Scott教授指出的那样,“共犯的精神状态如何才能让他对他人的罪行负责,这一点存在相当大的疑问。”广义地说,共犯的行为必须具有协助犯罪的意图。法学界普遍认为,这一定义实际上涉及两个方面:第一,共犯必须有帮助主犯完成犯罪任务的意图;第二,共犯必须具有潜在犯罪所要求的犯罪意图。对于故意犯罪而言,这一双重故意要件并不复杂,因为当共犯去帮助他人犯罪时,其本身也具有了一定的犯罪意图。但是如果是非故意犯罪,问题就变得复杂了。
     
      到目前为止,犯罪意图要件中最具争议的方面是共犯协助犯罪的目的。在普通法中,“意图”一词包括两种精神状态:目的和知识(purpose and knowledge)。因此,就产生了这样一个问题,即明知他人正在犯罪而帮助他人的人是否具有共犯责任所要求的精神状态。典型的案例是商品或服务的供应商,他们知道这些商品或服务将被用于犯罪,法院在这种“知识”是否足以判定共犯有罪的问题上分歧很大。在United States v. Peoni一案中,第二巡回法院裁定,只有真正的目的才足以构成共犯责任。根据Peoni的说法,法律要求共犯“在某种程度上把自己与企业联系起来,参与其中,就像参与他希望促成的事情一样,并通过自己的行动来寻求成功。”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第四巡回上诉法院认为,知识是充分的,理由是“作为从犯,并不依赖于对犯罪结果的利害关系。”为了调和Peoni和Backun的观点,一些评论员和法院建议犯罪意图应与罪行的严重性和其给予犯罪者的帮助程度相联系。“
     
      三、超出共同犯罪故意的共犯责任
     
      当行为人的罪行超出了共犯的帮助范围时,共犯的罪责程度也具有一定的争议。例如,共犯给主犯提供了一个抢银行的计划,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为了快点到达银行,主犯还去抢劫了一辆跑车。共犯显然构成抢劫银行罪,但是他是否应对抢劫跑车负责任呢?在共犯责任规则的严格适用下,法院不应以次要行为人作为共犯,因为该行为人无意协助实施汽车盗窃罪。然而,有些法院却认为次要行为人是有罪的。在”自然和可能的后果学说“(”natural and probable consequence doctrine“)下,共犯故意帮助主犯实施一项犯罪,是与主犯同一身份,对其行为的可预见的危害承担责任,无论主犯是否故意犯了共犯不打算帮助的罪。大多数评论家强烈反对这一学说,认为它既”不协调又不公正“。美国法律研究所在这个问题上作出了妥协,通常要求有目的性的共犯行为,但对于需要特定结果的犯罪行为,该要求则比较宽松。简而言之,共犯责任取决于故意。因此,一般来说,一个人对一项罪行负有责任,而这个人是为了促进罪行的发生而向主犯提供帮助的。虽然对于第二行为者的意图的意义和程度存在着潜在的分歧,但法院将从根本上寻求第二行为者与犯罪之间的足够的应受谴责的联系。
     
      四、非故意犯罪的共犯责任范围分析
     
      对于一个人是否可以成为一个非故意犯罪的共犯,法院有不同的看法,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对共犯责任的意图要求的误解。这种误解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立法上未能充分界定故意犯罪和非故意犯罪的共犯责任范围。《模范刑法典》第2.06节的两个小节之间存在歧义。第2.06(4)条使用了”行为中的从犯“一词,但没有界定该词的含义,也没有说明该词是否超越了第2.06(3)条的规定,即次要行为人打算促进或促成某一具体罪行的发生。《模范刑法典》的起草意味着,对于以结果为导向的罪行,一个人只需要有意促进犯罪者的行为,而不是促进罪行的发生。”然而,这种解释存在争议,已被两个法院驳回。
     
      在对共犯责任的意图要件进行精细化定义的过程中,法院应坚持传统共犯规则,特别是对自然后果原则和可能后果原则的否定。此外,还必须区分基于非法行为的从犯责任与基于鲁莽或过失行为的合法行为的从犯责任。最后,法院应拒绝将知识作为必要的犯罪意图,而倾向于支持当事人的行为。一些法院未能做到这一点,其结果是对共犯责任原则的任意扩展。
     
      五、结语
     
      从犯责任的理论构成部分并没有很好地处理非故意犯罪的从犯责任问题,因为共犯规则通常要求一个人具有协助犯罪的意图。但是,允许共犯对非故意犯罪承担责任并不意味着共犯制度的扩展,而只是需要将共犯的意图要求从主犯造成的犯罪结果转移到造成犯罪结果的行为上来。对非故意犯罪适用共犯责任原则不明确的法院,未能重点关注共犯的意图。这部分是由于法律对于共犯的相关规定的语言不准确,也由于对共犯意图要求的形式和程度的误解。为了与这一严格的意图要求相一致,法院必须确保它们既不能过于难以捉摸,只对可预见或知晓的行为承担责任,也不能过于包容,将从犯责任不当地限制为故意犯罪。

    【作者简介】
    谢书颖,刑法学。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