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企业不提供防护措施可涉刑!
郭谭浩;肖飒
2020/2/13 17:02:59  点击率[1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疫情防控
    【出处】微信公众号:肖飒lawyer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摘要】随着席卷全国的疫情逐渐好转,全国各地企业已经逐渐开始复工。以疫情防控涉及保障公共事业运行必需、疫情防控必需、群众生活必需品生产企业及其他涉及重要国计民生的相关企业的正常开工开业为开始,周边企业也逐渐结束假期,恢复生产。在对开工条件进行说明、建议的同时,还建议“不具备条件的企业可暂不开工,疫情高发地区和非紧迫岗位可适当延期返程。”那么不具备条件的企业私自、擅自开工,非紧迫岗位企业自发恢复生产的,要承担什么风险,将可能面临啥样的后果呢?
    【中文关键字】复工;行政违法;防护用品;刑事责任
    【全文】

      随着席卷全国的疫情逐渐好转,全国各地企业已经逐渐开始复工。以疫情防控涉及保障公共事业运行必需、疫情防控必需、群众生活必需品生产企业及其他涉及重要国计民生的相关企业的正常开工开业为开始,周边企业也逐渐结束假期,恢复生产。

      为了避免复工带来的人员流动引起疫情的扩大,各个地区在复工前夕,纷纷对复工企业所应尽事项发布了相应的决定、通知等,对企业复工应达到的条件、标准做了详细解读,对复工企业应进行的防疫措施进行了指导、说明。

      在对开工条件进行说明、建议的同时,还建议“不具备条件的企业可暂不开工,疫情高发地区和非紧迫岗位可适当延期返程。”那么不具备条件的企业私自、擅自开工,非紧迫岗位企业自发恢复生产的,要承担什么风险,将可能面临啥样的后果呢?

      一、复工有条件、还需顾大局

      首先必须明确,不是说有企业开工了,所有企业就都可以开工了!在2月8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切实加强疫情科学防控 有序做好企业复工复产工作的通知》(简称“通知”)和2月1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对企业复工具体事项进行了说明。简要整理成以下两点;

      1. 服从统筹安排,实行分批分类复工;

      2. 企业复工必须落实防疫要求。

      而关于各项防疫要求,各个省市响应中央文件做出的规定又有差异。总体而言,有以下五点:

      1. 阻碍传染源:对返岗返工职工进行健康监测,通过建立“一人一档”等,实时详细掌握个人信息;

      2. 加强管理防控:进行出入管理、就餐管理等工作,在单位中减少人员流动,采取一定防控措施;

      3. 保证员工安全:根据疫情情况,采取一定消杀措施,提供口罩、消毒液、洗手液等必要物品,保证复工后生产、生活环境安全;

      4. 加强教育:需进行关于防疫知识的普及教育工作;此外,需进行疫情期间的员工心理教育;

      5. 制定应急预案并报批:按照企业规模申报复工;在达不到开工条件的情况下,一律停工停产。

      企业所在省市不同,所需达到的复工条件也各不相同;但大多企业想要复工,都必须按规模报备、经过批准。这并非是进一步“强企业所难”:在年假延长期间,因为违规开工被抓的企业老板、员工数不胜数。

      如今允许企业在具备生产条件的情况下可以开工,已不会再出现“开工即违法”的严令禁止,已经是对企业关照和包容。但落实防疫要求是条件,分批分次是其前提。虽然对于企业来说,不开工简直是“要命”,但一方面咱得“讲点良心”,为跟着咱干的员工多考虑点,也为更需要资源的、在抗疫一线战斗的人们多考虑点;另一方面,就算只是为了企业,咱至少也得考虑好,擅自开工的后果不是?

      二、悄咪咪复工,行政违法没商量

      正如前文,2月9日开始复工,并不是全行业、全方位的全面复工;而是分行业、有条件地渐次复工;企业复工不仅需要有条件,还要服从统筹安排,顾全大局。换言之,在没轮上你复工的时候,情况仍然等同于前一阵儿“禁止复业”。而年后不遵守管理规定擅自复业复工啥后果,想必大家都很清楚了。

      但还是再次提醒大家:不管是老板要求员工复工,还是员工主动要求老板尽早复工;只要是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复工的,都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承担啥法律责任呢?一般而言是警告、罚款;严重的甚至可能被拘留。最近已经有了不少处罚的案例,根据处罚决定书,作为处罚依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第一款第二项。即:

      (一)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的;

      (二)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

      同条规定:上述情况,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本条中,“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就是中央和地方各级行政区人民政府依据《传染病防治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在宣布对疫情的响应措施后,制定的关于延迟企业复工的通知、决定。违反地方行政机关的通知、决定中规定的开工日期,或不符合上述通知、决定中规定的开工条件,未经批准擅自开工的,都属于对决定、命令的“拒不执行”,可能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

      但在特殊期间,企业急于复工情有可原:毕竟企业需要生存、合同需要履行、员工需要发放薪资、租赁的需要缴纳租赁费,企业可谓压力山大。行政机关在处罚不服从国家紧急情况管控情况的时候,一般也会先从法理、情理上优先采取警告措施,做“思想工作”,责令及时关停;在无效的情况下,进一步采取罚款的措施进行处罚;只有在多次执法无效、仍难停产停业,或者可能造成疫情传播等危害结果的情况下,才会采取严厉的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拘留措施。

      三、不提供防护用品,可能涉刑

      有些企业可能会说:现在条件下,企业无力采购复工所需的口罩、防护服、饮用水等物资,企业也没有食堂,不具备分餐的条件;我要求员工自行准备口罩、防护服,大家都是成年人,自己照顾好自己不可以吗?

      对不起,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这事儿还真是不可以。我国《劳动法》明文规定,企业必须保证员工生产过程中的安全卫生条件,并提供相应防护用品。

      《劳动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劳动安全卫生设施必须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

      《劳动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为劳动者提供符合国家规定的劳动安全卫生条件和必要的劳动防护用品。”

      同时,我国《安全生产法》第十条规定:“生产经营单位必须执行依法制定的保障安全生产的国家标准或者行业标准。”

      依据上述规定,企业必须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提供安全卫生设施,并为劳动者提供符合国家规定的安全卫生条件、配发必要的劳动防护用品。当前疫情情况下,各地发布的“复产工作通知”中规定的如中央空调的操作建议、饮用水、卫生间的使用建议就是企业复工中必须向劳动者提供的安全卫生条件;口罩、防护服、消毒液等用品就是必要的劳动防护用品。

      不依法提供上述条件、用品的直接后果就是被相关行政执法部门依据《劳动保障监察条例》进行行政处罚;除此之外,还可能会被员工提起劳动仲裁;对员工造成侵害后果的,更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不仅仅是行政责任和民事责任,经过“毒王”事件,相信大家都知道了故意、过失传播传染病的,可能涉嫌犯罪,承担刑事责任。企业复工期间,如果员工中存在“毒王”,那么企业要求“毒王”复工,无疑是疾病传播的直接原因;企业不进行防控就开工的决定也无疑为“毒王”传播疾病提供了方便;这样看来,复工的决定可能直接、间接地造成传染病传播;在员工生病、死亡的情况下,自然应当为此承担刑事责任。

      四、锅从天上来,刑法可免责

      聪明的读者可能还记得,之前的德国刑法课上,我们曾经提到过一个“山羊毛案”,说的就是类似的事情。在“山羊毛案”中,一家画笔厂从事羊毛的加工;该厂为了避免员工因为直接接触羊毛感染羊毛上携带的病菌,规定了事先对羊毛进行消毒的程序。但该厂厂长并没有遵照规定在加工前事先消毒,就让他的工人对一批山羊毛进行了加工。工作后,四名女工因为羊毛上携带炭疽杆菌而被感染,最终因此死亡。后来的调查表明,由于当时并未有过因加工羊毛导致的此类杆菌感染,人们对羊毛上可能携带这种类型的杆菌缺乏认识。因而尽管画笔厂规定了消毒措施,但当时规定的消毒措施对这种杆菌是没有作用的。

      在上述案例中,最后的结论是:由于毛笔厂厂长无论如何都不能避免员工因为感染炭疽杆菌而死亡,其不作为的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不具因果关系;毛笔厂不为员工的死亡承担刑事责任。乍一看好像不合理:明明就是毛笔厂没有尽到消毒义务,怎么员工为此生病死了还没责任了?

      这之中的法理依据在于:在从事羊毛加工这一工作中,普遍存在着因感染病菌导致死亡的风险。一般而言,这种风险是可控的:通过毛笔厂履行消毒程序,一般的病菌都被杀死,从而不至于使员工在生产中发生感染。由于厂长不进行消毒程序的行为,前面说的“可控的”“普遍存在的”危险是得到了提高的;而风险提高的情况下结果发生的概率就会上升,所以会有人觉得不合理,认为毛笔厂的行为和结果之间存在联系。

      但是,就员工死亡的最终结果而言,并非是由于感染上述“可控的”“普遍存在的”病菌而死亡的;而是由于感染不可控的、即使进行消毒程序也难以杀灭的“不可控的”“异常的”病菌而死亡的。而只有当规定的消毒措施极有可能避免结果发生时,结果出现的风险由于此行为而提高,才能肯定对特定措施的不作为的行为是结果的原因。在员工因感染不可可用的炭疽杆菌死亡的情况下,结果出现的风险并未由于不履行义务的行为而提高,出现这种不可控的风险也并不在行为人可以预见的范围内,此时就不能说风险在结果中实现;行为与结果之间不具有因果关系。

      回到我们当前疫情的情况下,也就是说:依据疾控中心权威发布的“防疫指南”和“复工防疫意见”等文件,单位有义务进行防疫条件的准备和相关防疫用品的提供。在尽到了相关义务的情况下,仍然出现疫情,疫情就是由于“不可控的”“不可预见的”因素产生,单位就可因此免除刑事责任。

    【作者简介】
    肖飒,垂直“金融科技”的深度法律服务者,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特约研究员、金融科技与共享金融100人论坛首批成员、人民创投区块链研究院委员会特聘委员、《区块链应用蓝皮书(2019)》撰稿人之一。被评为五道口金融学院未央网最佳专栏作者,互金通讯社、巴比特、财新、证券时报、新浪财经、凤凰财经专栏作家。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